备份

零崎未织的人间初遇



这只不过是一个,少女的故事。
比平淡无奇更加平淡无奇的少女的故事。
无比普通,毫无新意,一眨眼就会跳过好几行却浑然不觉,甚至会在阅读过程中睡着,就是这么平淡无奇的故事。
能将这种无趣化作语言的作者的确可称之为无耻。
心甘情愿来阅读的读者也实在应该好好敬佩。
没有一件事能够成功,真心话全部说不出口,一再一再地后悔莫及,故事完全没有高潮,通篇充斥着作者的自言自语,文章完全与标题对不上号,可称是戏弄读者的胡来之作。
不过,既定之事已无可挽回,为了故事产生的铺垫已经设下,为了故事上演的舞台已经搭建完成,为了故事的角色,业已斩断一切因缘--

姑且,就让这个故事在此开始好了。

有着一个抱着如此不正经心态的作者,那么就请各位,抱着毫不期待的心情,拉动这个故事吧--
“喂喂这算什么?”
“另一种叙述故事的方法啊。”
“……什么意思?”
“故事也好身世也好,悬念也好笑料也好,不是全都随人设一并给出了嘛。”
“……”
“所以咧,现在看着这里的人们会对接下来的故事感到很无聊不是么。在我看来故事的第一任务就是叙事,而第二个任务就是取悦读者啊。这样下去不行,再如何也不行,说什么也不能用普通的说故事形式哪。那怕让读者看不懂也好。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写出毫无悬念的悬念,没有争议的争斗才不是我的风格呢。”
“可是,喂,等一下……”
“真~是受不了啊!正好我也对普通的叙事手法感到厌倦了呢,这个来得刚刚好的任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真是让人想大笑呢!”
“喂,别随便燃起来……”
“啊哈哈哈哈!快快快,用‘无铭’将缠成一团乱麻的条理斩碎,踏上一千脚把假模假式的舞台踩烂,怎样都好让令人乏味的时间之流搅乱就好!越乱来越好越浪费脑细胞越好只要自己玩得开心就什么都无所谓了!狂笑吧歌唱吧哭泣吧!为了诞生在这个有趣的世界而庆幸吧!遵循物理法则的同时无视掉世界原则,遵守因果律的同时躲避掉过程,上一秒说东下一秒就往西走吧!”
“…………”
“那么,故事马上就要开始了,上面说的统统不算数,请大家千万不要抱有期待哟~以上。”

…举手,老师我要上厕所

…详见文章类别。

就这样吧。

晚安,好好休息吧。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我的小怀疑论者

啊,这样

晚安,我亲爱的小怀疑论者。

短篇(完结篇)

3(对不起,我是狗血。)

“今天要乖~乖地在家里等人家来哟,阿伊~vv
这年头心形都可以简洁到用字母V代替了么。
我“啪”地一声合上手机,时间显示为“9:00”。当然,是上午。真不错,今天有一个好开头。话说什么来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在床上翻了个身,掀掉被子,打开衣柜。嗯……这个天气的话……啊,等下玖渚要来,必须把空调开一下呢。
这么想着,套上了一件连帽衫,扯了条运动裤。
“~~~~~”
门铃声响起。有时我真的很想拆了那个经常发出噪音扰人清梦的东西,然而有别于原来的古董公寓,不是带门栓的木门而是坚固的防盗门,以玖渚的臂力是绝对不可能敲响的。
“来了么?还真快啊……”
是想看我刚起床的狼狈样子吗?让你失望了哦,小友。
拉开门。
“早啊~没想到会起得那么早呢。”
“……早。…头发,变长了呢。”
“废话!都五个月了,能不长吗。”
站在我面前的小个子笑嘻嘻地摘下几乎遮了半张脸的墨镜,于是令人感到怀念的刺青便一览无余。
是啊……五个月了呢。
零崎人识伸头望了望我的身后。
“看来你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呢。…沙发?哦哦我没看错吧你居然有了沙发?”
“这五个月内有变化的又不只是你的头发。”
对准晃悠着天线的头顶,轻敲。
“喂喂不要这么做,会显得我比你矮很多耶”
……本来就是这样的好吗。
“对了,人间失格。来找我有何贵干?”
零崎按左上、右上、左下、右下的顺序四处看了看。
“对啊……说起来,我干嘛要来京都嘛。”
“……”
“刚才也是,只不过是路过的时候看到了武士大姐姐站在楼下,才想要装作来这里拜访的样子去搭讪嘛。嗯,就是这样的。”
“……”
“算了,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好无聊啊。出去转转吧!”
“等一下,今天……”
零崎抓住了我的手。当然此处用了过于宛转的用词,正确用语应该是“钳住”才对。
“说起来,来了京都两次都没吃过一次八桥呢简直是杰作般的不可思议事件。你今天一定要请我吃啊!”
被大得吓人的力道硬拽出了门。
“……今天玖渚……”
“啊对了,钱包也有帮你拿上哦所以不许推卸啊~”
自家大门在眼前关上了。零崎拿出不知何时弄到的钥匙熟悉地锁上了门。
“……玖渚要我……”
微弱的抗议声被淹没在电梯运转的轰鸣中。
*
“啊,哪里!”
零崎人识这样叫了一声,便松开我的手,消失在人群中。
我站在原地,再度仰头望了望天。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总之被零崎人识拉出门以后发现外面居然雨过天晴了。果然天气预报都不可信吗?就算是玖渚机关的也一样……
“哟~我回来了~”
左手里被塞了一支冰激凌。
零崎人识嘴里咬着明明不是祭典日不知为何却有贩卖的苹果糖,含糊不清地说。
“喏,这个是我心情好所以赏给不良制品的。要心怀感激地收下哟。”
“……”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用我的钱包付账的好吗。
另外,自己的东西能不能自己拎啊,零崎大小姐。
我看了看自己手中沉甸甸的八桥礼盒。好死不死还买家庭装,也不知道拿了我几千日元……
“你看什么看啊?”
察觉到我的视线,零崎不满地挑眉。
“没看到我手上也有东西吗。”
“哦这样,才发现呢真抱歉……拿那么轻的东西你好意思说吗!”
左手一只苹果糖(又?),右手则是一只棉花糖。
您的味蕾还健在吗……
“啊哈哈~不用在意啦~”
零崎把左手的糖也并到右手上,绕到我右边,极其自然地抓起了我的手。
心情复杂地舔了一口手上的冰激凌。
“……………………………………………………”
这奇妙的倒错感是……?还有,为什么冰激凌是这么恐怖的粉红色啊?
“啊,那个”
零崎忍笑地看了一眼我的表情,
“是最新品种,泡泡糖口味的。很杰作不是么~?”
*
“……”
我看了一眼手表。
11点49分。
而且是下午。
总而言之,我被零崎人识拉着在外面晚了整整一天。愣是没找到机会逃走。

“我说,零崎……”
“啊,听说这里有一种很有名的料理呐。还没请我吃过不许跑。”
……
“已经下午一点了哦,零崎……”
“那个好像很有趣的样子,陪我过去看一下。”
诸如此类。
“我可是连光小姐(明子小姐?)和崩子的双重监视都能逃脱的男人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自言自语而已。”
“这样啊。”
零崎人识从我手中的袋子里拿起一只糯米团子丢进嘴里,一脸轻松。
“那个,零崎……”
“什么事?”
“我可以回家了吗?”
“你这是什么话啊。老子现在就在送你回家的路上啊别告诉我你不认路。”
站在天桥上,顺着零崎的视线望过去。
高塔公寓矗立在那里。仅隔一条街。
正想和零崎好好地道个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
“阿伊!!”
呜哇……
我不由得偏头离手机远一点。耳膜震痛了耶,小友……
“阿伊阿伊怎么还不回来咩!你知道人家等了多久咩!阿伊是想晚上被人家惩罚的意思咩!”
“对,对不起啦小友……”
“算了算了人家也不说什么了咩……阿伊在那里应该看到到公寓吧?”
“嗯?”
我在天桥的阶梯上停下脚步,向公寓的方向张望。
上方伸来一只手,拿走了手机。
“喂喂现在还在通话中零崎你在干什么………………。”
公寓、看到了。
整个一面墙由上而下地,挂上了一道霓虹灯幕——
——打出的那句话,是——
“真是杰作。被那个家伙抢先了一步嘛。”
零崎站在比我高两级的台阶上,看不清合上我的的手机的他的表情。
“……”
“那么,虽然已经到了第二天——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
我向上走了两步,站到和零崎人识同一级的台阶上。
零崎,正微笑着。
兴高采烈、不怀好意、又无比单纯,仿佛孩子一样的笑容。
“呐——生日快乐!不良制品。”
有着迷人笑容的杀人鬼……有时也不坏呢。
这么想着,我又向上迈了一个阶梯。
“那,生日礼物在哪里,人间失格君”
“那种东西是什么,我可不认识”
零崎别开头去,赌气般地望着别处说。
咦咦,好像有脸红?
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那可不行啊。在怎么说也为你付了一天帐,不好好补偿一下怎么行呢。”
我对着零崎弯下腰——
——就算现在玖渚还在看着这里,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Fin.

短篇(续)

2(我叫无节操)

匂宫出梦自从和他的妹妹一起去参加了某个叫做“十三阶梯”的可疑组织以后,就很少再见到零崎人识了。
每天被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指使来指使去,偏偏妹妹还被指使得满心欢喜毫无怨言,害得自己也不得不咽下抱怨跟着妹妹团团转。
真是的。那个大叔就这么有魅力吗。
心中隐隐地不甘。
另一方面,零崎人识的离家出走频率最近呈直线上升趋势。每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不是他的大哥说“对不起他不在家”就是干脆无人接听。
在这样的情况下过了一个月,出梦开始怀疑自己的精神力是不是是重压之下有点开裂了,不然怎么会在狐面男子看似无意的问候之下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知道吗,有个叫零崎人识的家伙啊……”
狐面男子就这么津津有味地听出梦几近自言自语的话听了整整一个小时。末了他问,“可以引荐给我吗,这个人?”
“我又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这好办,你让理澄去找不就行了。”
出梦就这么条件反射式地点了点头。
理澄不负她自己引以为豪的“名侦探”这一称号,仅用了一个星期便查出了零崎人识的近期活动范围。
“先不要告诉狐狸先生比较好。”
出梦这么对理澄说。

出梦也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会遇见人识。
自己站在巷口,看到零崎人识从左边的路走过来,一瞬间心脏不知为何停跳了半拍。
下一秒才看清,和人识并排走着一个少女。
他突然想转身就跑。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少女戴着一顶红色针织帽,留着齐耳的短发,衣着普通,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但绝对不及理澄。
出梦这样下了评语。
两个人一来一往地说着话,有时少女会大幅做出夸张动作兴奋地说着什么,人识有时意兴阑珊地应几句,有时则若有所思地笑笑。
“呦人识!早啊~”
“怎么又是你!”
“就不能是我吗~”
“……你真该上一天学试试有多累。”
当注意到两人正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时出梦连忙收起自己不知跑回几年前的思绪。
切,明明只是发呆了两秒,怎么感觉好像过去一年了呢。
人识偏着头,和身旁的少女说着话。
甩了甩头,露出一个一贯的嚣张笑容,出梦挥了挥手。
“哟,人……”
“那个……”
话被打断了。
人识表情复杂地望了一眼身边的少女,然后友好地对出梦微笑了一下:“那个,这位……能让一下吗?你挡到路了。”

出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一边让他们过去的。

妹妹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
“怎么了,哥哥?”
这一刻他的内心无比平静。
平静得跟气温零下十度时的湖面一样。
“我没事。你去跟狐狸先生说……”
一字一顿。
“……就说零崎人识已经死了。”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第二天就用公共电话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出梦一点都不清楚。或许是想找人识那个对他溺爱有加的哥哥好好交流一下吧。
接电话的竟然是人识本人而不是那个大叔。以此作为话题进行询问,才得知他是在五月时跟自己家的分家早蕨一起下了地狱。简单地谈论了几句,出梦还是忍不住直接发问。
“喂,我说你昨天怎么把我当路人啊。”
“你是说昨天吗?”
“嗯?”
电话那头沉默了五秒,然后传来一声叹气声。
“我说,我本来是打算把你介绍给我妹妹的……如果你当时能把衣服扣子扣好的话。”

短篇

1(请叫我愚蠢)

“啊啊啊人识你的脸怎么了啊啊啊啊啊!!”
后脚还没迈进门槛,年仅十三岁的[划掉]伪[/划掉]优等生汀目俊希,哦不零崎人识,就听到了一声夸张的男高音。
用脚带上门,右手举平,握拳,伸到与头顶同高--
“砰!”
伴随着让人想吐槽说“这也太假了吧”的效果音,梳背头的高个子男人捂着鼻子蹲到了地上。
“人识你好过分啊大哥来关心你你居然对大哥出手……”
“我的脸没事啦你不要大惊小怪。”
零崎人识慢条斯理地放下拳头,放下书包,脱鞋,拼命忍着想要一脚踩上去的念头经过仍在碎碎念的大哥走进房间。
“没有事脸上哪来的纱布啊!快交待你到底是被同学欺负了还是被你收集的玻璃刀片什么的划伤了还是又被那个长头发的阴阳怪气的匂宫家的家伙咬了?快说快说别让你大哥我操心了……”
“什么叫‘又’啊!”
尽管除了他们两人外就再没有听众,人识还是认真地吐槽道。
“好了好了只是划到了而已,你看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嘛。”
正准备强行终结话题--
“可是,小人识有时会忘记消毒伤口?又或者,纱布要定期更换之类的?总之让大哥我来看一下吧?还有还有,今天也要检查现人识的书包和口袋然后没收危险物品哟~[心]”
“称呼先不说,要说危险物品你应该先扔掉那把大剪刀吧。”
一边继续吐槽着,人识一边拿起刚放下的书包大算利用离心力甩到嘴撅成3形扑过来的双识脸上……
极其微小的一声“啪。”。
人识右脸上贴着的纱布,就在这时候缓慢地飘落了下去。
然后,在内心不停谩骂胶布质量的人识面前,出现的是一张僵掉的大叔脸。
“人识……”
“是。”
左脚在地上摸索着找到鞋子。
“……那是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
右手向后伸,够到了门把手。
“……刺青啦,笨蛋!”
开门,转身逃走,并且不忘甩上门。
身后依稀听到了大哥的怒吼声。
于是人识回头望了一眼。
“呜哇啊!”
惨叫声回荡在楼道里。
零崎人识的初次离家出走行动,以从楼梯上滚落的失败结局告终。

不要逼我怀疑人生。

好不容易打好一篇文,发了四遍才发上来,删掉多余的三篇时又全给我删了。
废柴去死!!!(中指)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