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让你看看双人杂耍式推理大会

近况要在正文之前说。
最近……昨天终于把一直在追的围炉里月蚀实况给追完了,结局动画真心催泪……话说至今见到的男性实况主都是这么感性的吗,还是说正因如此所以才萌呢……不过有点后悔,一边在看的时候应该把特别像H轨的几P给记下来的啦……(你够)

……然后就是某事的准备进行中。
第一次觉得睡眠实在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话说回来这个绝对是flag吧,和无尽之海一样是flag吧,不要啊不要啊我还不想这么早就——


这样吧。
继续这个不知要去到何方的故事吧。


夕阳之下仰望着雕像的少女。
简直是拿来就可以用的眼前这幅画的标题。
“……抱歉,大概说了些会让你困扰的事吧。”
依然没有回过头,少女轻声地这样说。
……这是今天到现在为止她的第一次道歉。

不,并没有。
因为是美少女,所以做了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虽然想要这么说,但我……
但我只是单纯地,无法说话而已。

看着雕像的少女的眼睛和长发在光线下给人变成透明的错觉。
对着这样的事物,我所能使用的语言太过弱小。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不知道是两分钟还是两小时后,少女终于转向我。
无形的禁锢消失,我终于得以取回对身体的支配权。
“啊,好的。”
简单地点点头,少女甩动长发,转身向着出口走去。
而我则和来时一样默默地跟了上去。

……气氛依然沉重。
我们维持着僵硬而又必要的沉默,缓慢地背向天使离开。

明明只要维持着最开始的中二小说的气氛那样一直下去,大家就都会很轻松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脚步坚定地走在前方的少女依然从始自终都没有回过一次头。
那样的背影,太过于凛然了。
即使是一个人,即使没有心,也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
那背影仿佛这样诉说着。

不过,即使如此……
我还是走上去,牵起了少女空荡荡地垂在身侧的手。
“……?”
“……即使如此,也没有必要一个人活下去啊。”
低头看着她惊讶的双眼,我这样说。

TBC.

more...

You just watch, DEADBLUE!!

两周两周还有两周。
今天微博的言切可真是萌啊……说实话已经好久没这样给萌到过了,真是糟糕。
……昨晚睡前看到了八点档的开端。
嘛,这么被重视说实话还是很开心的。
仔细想想,我手机里似乎还存了那篇日志的文档耶——
……结果跑去翻翻,还真的有。哇唬~好厉害超厉害~超羞耻啊~那个啥,这就是青春吧~
……应该完全不是。我想。
那就和往常一样地开始吧!♪


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隐约有了黄昏的预兆。
这样讲似乎有点奇怪,因为黄昏是落日的预兆,所以现在的天色就是预兆的预兆……吗?
结果还是忍不住想着无聊的事情。
目的地是一大片围着栅栏的绿地、然后上面有很多墓碑。
简单描述的话就是这样的。

不过,即使如此。
公车刚到站的时候,我还是产生了身边少女的眼睛一瞬间亮起来了的错觉。
不过毕竟,错觉就只是错觉。沿着栅栏走了好一会才找到入口少女在门口站定大大地深吸一口气然后就这样——

就这样走了进去。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到了傍晚的话,光线一定会更好。

——虽然就算那样我大概也感觉不到就是了。

当初为什么要提议到墓地来,老实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原因。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觉得墓地的意象很适合【】死掉的这个现实吧。
再加上,不知道她怕不怕鬼呢。
……嘛,多半是不怕的吧。
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很快就答应了。
真是困扰啊。
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的话,会害得我要忍不住想看看她到底能忍耐我到什么时候——
好了、好了,危险事项禁止。
我代替不存在的【】点亮红灯。
……就这样下去的话,到底是会让【】复活呢,还是从此就变成模仿人类行为的机器人这样持续活下去呢,突然就想到了这样的事。

……理所当然地,依然没有产生任何感触。

如果变成后者的话。
很悲哀吧,也许。
很可怜吧,大概。
但是没有【】的话,连悲哀都无法感知。
在他人看来,应该会很可怜吧。
——但是。
如果连自己都不觉得难过的话,究竟有谁有资格替他人感到悲哀呢。
这样想着。
“……那……个。”
——看吧,我就知道。
如果就这样沉默地在墓碑间穿行下去的话,先忍受不了沉默的一定是那边。
……虽然猜对了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就是了。
“如果你都不看看的话,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正在找。”
我头也不回地说。
“诶?”
后面传来了疑惑的声音。
然后。
“……少女,我问一下。你是活人吧?”
她就这样问了出来。
“…………………………………………………………………………”
那个,我说。
就这样若无其事地问了这种问题啊。
你。
即使是对没有【】的人来说也太过残忍了吧。
不对,正是因为是没有【】所以这个问题才特别残忍啊。
我差一点就要用上感叹号了啊。
该不会连你也没有【】吧。
“……很可惜,我姑且还算活着的哦。”
“啊是吗,那就好。因为总觉得少女你下一秒就要说出‘我在找我自己的墓碑’这样可怕的台词来了呢……”
“……”
“……”
“…………”
“……怎么了、吗……?”
“……我说。”
“啊,是!”
终于有危机感了吗,后方传来了很大的应答声。
“……下次,别再说这么没水平的笑话了。”
我这样说。

事实上,如果说有什么要找的东西的话,那也并非完全是谎言。
到了周围的光线慢慢转变成橘黄色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天使雕像。
“?”
她歪着头,看向突然停下脚步的我。
是在期待解说吗。
“……这附近,应该有我爷爷的墓碑。”
我说。

大概是又一个无聊的故事吧。
从我出生的时候开始,爷爷就搬过来跟我的父母一起住了。
会这样做的爷爷,当然很喜欢我这个孙女了。
因为双亲还要上班,所以小时候的我基本上是被爷爷带大的。
所以当然,小时候的我也很喜欢爷爷。
然后,很快的,爷爷还没来得及看到我长大就去世了。

下葬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
能记得的、只有当时的我一点也不悲伤,以及、
“那个天使,真的很漂亮啊”
这样的想法。
给最喜欢的爷爷下葬的我,当时只有这个想法。

“……很正常啊,这样的事。因为当时你还小吧?”
她这样说。
“嗯,很普通而且正确的观点呢。”
我点点头。
不过,也有并不总是正确的情况。
“……那么,你现在也还是觉得这个很漂亮吗?”
沉默片刻,她问我。

“很漂亮啊。我想。”
我看着夕阳下的天使雕像,这样回答。

TBC.

more...

那么就一起一起继续继续♪

等待中等待中无止境的等待中——
如果那个坑有生之年我还会去填它的话——
公寓里的幽灵小姐……不对,公寓的幽灵小姐,这样说才对?——她的原型,大概就会不只有一个了(笑
不过现在也只是说说。
毕竟,要对我来说已经【】了才能成为幽灵——啊,虽然在文中还会保持联系……不过……嘛(歪头
那么就毫无意义地,继续开始吧。




……胃好难受。

在强大的视线压力下强行灌下一杯甜腻的奶咖的后果就是如此。
但是说到底也不是胃痛,而且时间也依然是在约会中。
除了咬紧牙关以外别无他法。

“啊……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姑且先问问看。
“——”
出乎我意料地,她毫不犹豫地张开口,
……说了一个我大概知道的地点。
“……你确定?”
“……嗯。”
眼神依然和之前一样不带一点迷惑,少女微微点头。
“那就走吧。”
为了回应那个眼神,这边不好好地作出微笑可不行。

“作为约会的地点是不是有点……”
为了掩饰不小心说出的真心话,我扭头看向公交车的窗外。
如果被少女听到的话,她大概会以“你没资格这么说”来反驳。
……不过,个人觉得书店还是勉强算在正常的约会地点之中的……吧?

……至少和公墓比起来,别说低空飞过了,根本就是还在好球带中啊。

少女报出的地址,是近郊的某个公墓。
明明是公墓却建在某所知名的大型超市对面。
……不对,从顺序上来说,应该是超市建在公墓对面吧?
不过听说这个在国外似乎是很正常的事。墓地并非应该畏惧的场所——因为是让人怀念已逝之人的场所,大概是这样的理念吧。
我并非不赞成这个理念。
况且白天的墓地也没法让人产生什么恐惧心……
但是,不管怎么说。
不管怎么说……
“……要在那边约会啊……”
忍不住又念了一遍。
……嘛,这大概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难道是中二属性暴露得太早了?”
这边是中二病的话那边就是电波系。
不禁让人感到前途堪忧的二人组。
我默默地鄙视了即使在心里独白也没法说出“情侣”二字的自己。
嘛,这也算青春……不对,应该说庆幸自己里传说中的笨蛋情侣还差得很远吗?
努力地积极思考中。
与其说是积极思考不如说是跑题思考。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嘀嘀咕咕的很烦人。我要考虑下次带上MP3的必要性。”
少女的声音终于响起。
“不不不求你了,只有这个绝对不行啊……”
迅速转回头去求饶。
“……说不定可以开发出传说中的耳机少女属性。”
不由得松了口气。
淡淡地投来的视线中,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甚至——如果夸张点地说的话,那之中甚至带着笑意。
仅仅是这样就忍不住目眩起来。

——如果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的话。
——如果,是在少女还有【】的情况的话——

“……那要记得扎起双马尾哦。”
我笑着这样说。

……收起妄想,接下来的半小时也全心全力地投入搞笑对话之中吧。


TBC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