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安心的安心院先生指导时间


……那天看到大家都有着分类倾向的话题。
分类也好归类也好,总之就是喜欢分类这件事嘛。
按照国籍分类,按照年龄分类,按性别分类,按爱好,按职业,按CP,甚至于可以在不了解他人的情况下创造出完全不科学的按照出生日期将人归类的法则,老实说我觉得按血型分类都比按照星座分类要科学咧(。
将他人归类,将自己归类,不想被分进某一类。
这些都是分类的一种。
然后呢?分类之后能带来什么好处吗?
归类感——
然后转换过来就是——归属感。
也就是,自己并非一个人——这样的感觉啦。
在微博上表达自己的想法也算是这种事的分支之一。

简单来说就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同类——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种话题不想到言峰绮礼都是不太可能的事。这人个人作为案例的价值倒是异常丰富嘛……(。
刚跟纸袋那货谈到麻婆相关的话题的时候我说过这个话题……啧那时候还以为能找到人好好交流一下这方面问题谁知道我们完全是不同路上的人啊233(。好了回到神父这边
所谓言峰绮礼是由自己的性格和从小受到的良好教养这两方面共同形成的——
也就是说,不但是个变态,还是个有自觉的变态(喂。
问题就在自觉这一点上吧。
能够意识到自己和他人不同——
当然个人认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不同的原因是什么之类的是假的。与其说一直处于不知道的状态一直想要找到人帮他解答,不如说这家伙潜意识地只是想找到一个能跟他说“没关系的,我也这样啊”的人吧。
至于问题的真正答案他自己是清楚的,但是一旦说出来就将宣告终结。
——自己是异类。比那还糟,自己是伪装着勉强混迹于人群之中的怪物。
他只是想要找到会去为他自己否定这个答案的人吧。
没关系的,你并不是怪物——你只是和“大部分人”不同而已。
想要找到同伴吧。
……我这么说了之后就发现我们的思路从这里就变得完全不同啦233(。
老实说,就算同情什么角色也不要去同情麻婆啊(。
当然我是没有办法去“同情”一个角色的。
这么说吧,对切嗣来说度过一个毫无波澜的平常人生才是对他来说最好的事没错——但那就不是切嗣了。或者说,如果那样的话,这家伙的异质就无法得到完全的发挥——
嘛虽然让我选择我大概也是选择平和的人生啦。
但是我不认为切嗣这家伙需要拯救或者揍醒之类的(喂
更不用说绮礼了——
因为说到底,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啊。
并非自己是怪物,而是他人是怪物。

写到刚才那个位置我休息了一下,因为感觉主体已经完成了。
总结起来就是,这都是最开始的话题的发散啦(。
其次是,如果觉得自己是孤独的话这种感觉并不会有错。但是实际上呢——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啦。

到最后反而变成人人平等啦。搞什么啦我是恶平等吗?居然在这种地方呼应了题目的梗?!

……先丢上来,窝随时保持删掉这篇闲谈的权利(别闹

终局

不知道有没有在微博上面发过。
总之就是走原作路线的话,仆零这个CP在我心目中最好的存续结局啦。

在那个事件完结之后,零崎人识作为“杀人鬼”的角色定位已经是完全荡然无存了吧。
如果不选择走上和大哥一样的变态妹控道路的话(一般也不会选吧(。
也就是说,是从角色定位上的“死亡”。
零崎人识,作为角色属性被利用殆尽的残渣,就是这样悲惨的终结——————

才怪咧(。

“既然这样的话,来做我的助手吧。”
“为什么”
“听说如果有个子矮的搭档的话会显得比较高”

沿着戏言玩家的才能走上了承包人二代的道路、获得了这样崭新的角色定位的阿伊。
而且还是已婚属性。真是最差劲了这个人间最弱(。

如果能这样的话就好啦(。
反正我连四年后的文都写过(喂

新世界program

首发依然不在这里,那么在这里我就可以说些废话了吧(。
我想写日狛日的文,但是没有看过足够多的好文之前我是写不出来的——这样的感觉。

我就知道我会跑来写这个……

说起来写这个的初衷是什么?电波和语言游戏的部分是另一边视角负责的话,这边难道是用来……埋伏笔?(大误)
总之还是没过脑的渣渣不要随便点进来看(。
……到现在还是对贺文一点头绪都没有。
真是麻烦(

原本写这个的目的就是自嗨……来着?中二也好电波也好,相关情况参考第一回(。
简单来说就是“回忆起来吧,以前写文时候有多开心”这样的企划
……不过这一回很明显又违反了这个准则啊(。


虽然也很久没提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记得,不过我——现在在这里的这个我,和那边的那个变态到目前为止都依然是处于交往中的关系。
记不得是谁告的白了,唯一清楚的大概就是在那之前我完全不认识她这样一件事。
然而,不管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是那家伙将我从第一次失去【】这样的地狱之中拯救了出来——这也是完全无法否认的。
但是仅凭这一点就认为我是带着感激、或者说对恩人的负疚感才会继续和她交往——得出这种鲁莽的结论的话,我想也是大错特错的。
就结论而言——我并没有将她视作“恩人”。
——或许对我而言,她只是个“经验证非常好用的道具”也说不定。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也无法完全定论。
所以在那之后就这样地相处下来了。
一起约会、旅行,看似感情很好地互相吐槽,也从来没有吵过架。
不过,正因为如此——
如果她某天突然说出“我已经不想奉陪了”这样的台词的话,我大概也只会点点头说一声“哦”就这样结束了吧。
那个家伙也是,虽然整天对我进行着口头性骚扰,不过如果被我拒绝了的话,大概也只不过会耸耸肩说“好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就这么接受事实了吧。
……虽然可能紧接着那之后还会说出“啊啊别看我这样其实伤心得快哭了哦。接下来要去书店扫荡一番来治愈自己”这样的台词吧。
如果要说的话,就是——缺乏真实感。
虽然这话由现在没有【】的我来说是很有讽刺感啦。

……说起来,她究竟要在底下呆到什么时候呢。
就算是一边吐着泡泡一边认真地在水下观赏我的泳衣这种行为,也已经完全超越了痴汉而达到了电波系的等级了啊。
“那么就……强制结束吧。”
反正说什么她现在也听不见——我一脚踹向变态的脸,于是她冒出了一个表示会心一击效果的超大气泡然后翻着白眼浮了上来。
“呼……”
我再次满足地把身体埋进了热水里。
“能被少女的生足接触脸部真是一生的殊荣……”
“……都说你的变态台词太老套了。还有,基本上没人会在泡温泉的时候潜水吧你也差不多一点。”
“反正也没有别人在嘛~啊啊这就是所谓的爱的两人世界吗——!”
变态高兴地开始仰泳了起来。
“……”
算了,就不提醒她很快就要撞上另一边的墙了这种事了吧。
话说回来其实也不是温泉而是散发着漂白剂气味的热水罢了。
没有人的原因是,这个热水池是开在水上乐园的主体建筑的室外的。
今日天气,小雨。
“——呜啊!”
听着那边预料之中飞来的惨叫声,我继续向热水中下沉了一点。

结束宅在旅馆生活的第二天就还是被那家伙给拉出了门。
“明明是夏天却下雨了啊……不过没关系!咱正好知道这附近有室内的水上乐园我们去玩吧——”
“那种设施哪里都有吧而且我也没有带泳衣。”
“没关系因为我有准备唷!少女的份我也是带了的虽然也准备了普通款式不过我强力推荐学校泳衣——好痛啊啊啊快松脚!脚废掉的话就没法游泳了啊!”
“……”
明明是连目的地都没问就准备了轻便的行李跟着我跑出来的家伙居然准备了泳衣这种事我也已经不想吐槽了。

而且,就结果而言,所谓水上乐园也并不是用来游泳的场所。
因为觉得那家伙带着恐惧的表情看着大型滑梯设施的样子很有趣所以硬是撒娇把她给拖了上去,谁知道下来之后却带着一脸不可思议清爽的表情说着“其实还蛮好玩的嘛”让我切实地体会到了何谓挫败感。

“呐~呐?我说,再泡一会等下就回去吧?热水泡太久也不好呢。”
“……也是。”
游了一圈回来的家伙毫不犹豫地挨着我坐下了。
偶尔还是会有冰凉的雨水落在脸上,不过在泡在热水里的情况下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清凉剂。
“少女难得很开心的样子呢。是喜欢这里吗?”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我一边按住对方在水下伸向我大腿的手一边反问。
“啊,那是当然的啦。”
被抓住的手腕灵活地反转过来——握住了我的手。
“——因为,即使没有【】,也依然能感觉到温暖吧。”


TBC.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