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完结篇)

3(对不起,我是狗血。)

“今天要乖~乖地在家里等人家来哟,阿伊~vv
这年头心形都可以简洁到用字母V代替了么。
我“啪”地一声合上手机,时间显示为“9:00”。当然,是上午。真不错,今天有一个好开头。话说什么来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在床上翻了个身,掀掉被子,打开衣柜。嗯……这个天气的话……啊,等下玖渚要来,必须把空调开一下呢。
这么想着,套上了一件连帽衫,扯了条运动裤。
“~~~~~”
门铃声响起。有时我真的很想拆了那个经常发出噪音扰人清梦的东西,然而有别于原来的古董公寓,不是带门栓的木门而是坚固的防盗门,以玖渚的臂力是绝对不可能敲响的。
“来了么?还真快啊……”
是想看我刚起床的狼狈样子吗?让你失望了哦,小友。
拉开门。
“早啊~没想到会起得那么早呢。”
“……早。…头发,变长了呢。”
“废话!都五个月了,能不长吗。”
站在我面前的小个子笑嘻嘻地摘下几乎遮了半张脸的墨镜,于是令人感到怀念的刺青便一览无余。
是啊……五个月了呢。
零崎人识伸头望了望我的身后。
“看来你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呢。…沙发?哦哦我没看错吧你居然有了沙发?”
“这五个月内有变化的又不只是你的头发。”
对准晃悠着天线的头顶,轻敲。
“喂喂不要这么做,会显得我比你矮很多耶”
……本来就是这样的好吗。
“对了,人间失格。来找我有何贵干?”
零崎按左上、右上、左下、右下的顺序四处看了看。
“对啊……说起来,我干嘛要来京都嘛。”
“……”
“刚才也是,只不过是路过的时候看到了武士大姐姐站在楼下,才想要装作来这里拜访的样子去搭讪嘛。嗯,就是这样的。”
“……”
“算了,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好无聊啊。出去转转吧!”
“等一下,今天……”
零崎抓住了我的手。当然此处用了过于宛转的用词,正确用语应该是“钳住”才对。
“说起来,来了京都两次都没吃过一次八桥呢简直是杰作般的不可思议事件。你今天一定要请我吃啊!”
被大得吓人的力道硬拽出了门。
“……今天玖渚……”
“啊对了,钱包也有帮你拿上哦所以不许推卸啊~”
自家大门在眼前关上了。零崎拿出不知何时弄到的钥匙熟悉地锁上了门。
“……玖渚要我……”
微弱的抗议声被淹没在电梯运转的轰鸣中。
*
“啊,哪里!”
零崎人识这样叫了一声,便松开我的手,消失在人群中。
我站在原地,再度仰头望了望天。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总之被零崎人识拉出门以后发现外面居然雨过天晴了。果然天气预报都不可信吗?就算是玖渚机关的也一样……
“哟~我回来了~”
左手里被塞了一支冰激凌。
零崎人识嘴里咬着明明不是祭典日不知为何却有贩卖的苹果糖,含糊不清地说。
“喏,这个是我心情好所以赏给不良制品的。要心怀感激地收下哟。”
“……”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用我的钱包付账的好吗。
另外,自己的东西能不能自己拎啊,零崎大小姐。
我看了看自己手中沉甸甸的八桥礼盒。好死不死还买家庭装,也不知道拿了我几千日元……
“你看什么看啊?”
察觉到我的视线,零崎不满地挑眉。
“没看到我手上也有东西吗。”
“哦这样,才发现呢真抱歉……拿那么轻的东西你好意思说吗!”
左手一只苹果糖(又?),右手则是一只棉花糖。
您的味蕾还健在吗……
“啊哈哈~不用在意啦~”
零崎把左手的糖也并到右手上,绕到我右边,极其自然地抓起了我的手。
心情复杂地舔了一口手上的冰激凌。
“……………………………………………………”
这奇妙的倒错感是……?还有,为什么冰激凌是这么恐怖的粉红色啊?
“啊,那个”
零崎忍笑地看了一眼我的表情,
“是最新品种,泡泡糖口味的。很杰作不是么~?”
*
“……”
我看了一眼手表。
11点49分。
而且是下午。
总而言之,我被零崎人识拉着在外面晚了整整一天。愣是没找到机会逃走。

“我说,零崎……”
“啊,听说这里有一种很有名的料理呐。还没请我吃过不许跑。”
……
“已经下午一点了哦,零崎……”
“那个好像很有趣的样子,陪我过去看一下。”
诸如此类。
“我可是连光小姐(明子小姐?)和崩子的双重监视都能逃脱的男人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自言自语而已。”
“这样啊。”
零崎人识从我手中的袋子里拿起一只糯米团子丢进嘴里,一脸轻松。
“那个,零崎……”
“什么事?”
“我可以回家了吗?”
“你这是什么话啊。老子现在就在送你回家的路上啊别告诉我你不认路。”
站在天桥上,顺着零崎的视线望过去。
高塔公寓矗立在那里。仅隔一条街。
正想和零崎好好地道个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
“阿伊!!”
呜哇……
我不由得偏头离手机远一点。耳膜震痛了耶,小友……
“阿伊阿伊怎么还不回来咩!你知道人家等了多久咩!阿伊是想晚上被人家惩罚的意思咩!”
“对,对不起啦小友……”
“算了算了人家也不说什么了咩……阿伊在那里应该看到到公寓吧?”
“嗯?”
我在天桥的阶梯上停下脚步,向公寓的方向张望。
上方伸来一只手,拿走了手机。
“喂喂现在还在通话中零崎你在干什么………………。”
公寓、看到了。
整个一面墙由上而下地,挂上了一道霓虹灯幕——
——打出的那句话,是——
“真是杰作。被那个家伙抢先了一步嘛。”
零崎站在比我高两级的台阶上,看不清合上我的的手机的他的表情。
“……”
“那么,虽然已经到了第二天——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
我向上走了两步,站到和零崎人识同一级的台阶上。
零崎,正微笑着。
兴高采烈、不怀好意、又无比单纯,仿佛孩子一样的笑容。
“呐——生日快乐!不良制品。”
有着迷人笑容的杀人鬼……有时也不坏呢。
这么想着,我又向上迈了一个阶梯。
“那,生日礼物在哪里,人间失格君”
“那种东西是什么,我可不认识”
零崎别开头去,赌气般地望着别处说。
咦咦,好像有脸红?
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那可不行啊。在怎么说也为你付了一天帐,不好好补偿一下怎么行呢。”
我对着零崎弯下腰——
——就算现在玖渚还在看着这里,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Fin.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呵呵这三片真赞喔……(噗唔
完全笑出声了,写的很舒服呀~
Z酱的文风很成熟的感觉呢~很喜欢唔咿~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