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续…)

2

“列车即将进入第一月台--”
即使耳机中正在播放的是喧闹的摇滚乐,强大的站内广播还是毫不留情地贯入耳中。
我抬起靠在柱子上的上半身,摘下耳机放进挎包。
“嗒啦,恰,嗒啦~”
迈进车厢的一刹那,身后的广播音也紧紧追入。
“列车即将开出……”
车门咔嗒一声关上,将尾音切断在外界。
我扫视车厢内一周。在这种偏僻的小镇,又非高峰时间,车内人数可以用一只手数尽,空位大量存在。
我抱着轻松的心情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金发少女吸引了我的视线。
少女似乎十三、四岁上下,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早已过了大批学生赶往学校的时间却一身水手服打扮,或许是逃家少女也说不定。及肩的艳丽卷发随意地扎成一束。明明脸蛋娇小却长了一双大眼,黑瞳中闪烁的意志在她萎靡不振的同龄人中可谓罕见的宝物。少女的头发中露出的耳机线延伸到她的口袋里,她正在愉快地对着话筒说着什么,看来是在打电话了。
少女身边靠走道的座位上放了一只背包。
只有醒目一词可以形容,我是指那个背包。
它仿佛仅仅是由各种亮度极高的色彩构成的,而且色彩搭配极其混乱,简直就是彩色的暴风过境。甚至连背包摆放的状态都透出一股强烈的违和感。盯着它看了一会便隐隐开始头晕,我不得不移开视线。
视界如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般歪曲着。
为了通过少女和背包制造的奇异气场所形成的结界范围,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就在即将通过少女所坐的那一排座位时--
--屠杀。残杀。杀灭。杀绝。杀死。死。死。死。杀人只是工作。杀人不过是日常生活。今天也在杀灭应死之人。应死之人远远还未杀尽。明天也要面对肉块与血。杀人理所应当。杀戮再正常不过。多少人都成为了肉块与血。所有人都只不过是肉块与血。不正确的存在就统统杀掉--
--那种气息,怎么会--
我感到一阵眩晕。
脚似乎绊到了什么,我还来不及反应--
“啊!”
冲击力从手心传来,震动了整个身体,也使我恢复了清醒。
手和膝盖着地。虽然是囧囧有神的OTL姿势,不过总算比直接摔个狗吃屎文雅多了。亏我今天为了给新客户留下好印象特地穿了高跟鞋,结果差点使我成为大概史上第一个单脚跳着去见客户的人。
“您没事吧?”
耳边传来了一个关切的声音。我抬起头,耀眼的金发直接撞入眼中。
我拍掉手掌上的灰尘,然后提起包着牛仔裤的膝盖,弯腰捡起挎包。嗯,没有丢什么东西出来倒是万幸,可惜这么一摔铁定已经把绿给弄醒了……有点麻烦。
“我想没事。谢谢你关心我可能是有点晕车……”
正想这么说的时候,少女转头向旁边看了一眼,再度开口。
“不小心把您给绊倒了,非常抱歉。”
说完便深深地弯下腰。
我只得说些没事没关系之类的话,顺势在少女身后的一排座位坐下。
颜色奇异的背包仍在视界一角徘徊不去。
少女坐回靠窗座位,用苦笑着的声音说着“安啦安啦”一类的言语。
我望向窗外,叹了一口气。
那个漂亮的少女,她是里世界的人。我甚至能从那个咄咄逼人的气息中分辨出她属于“杀之名”中的哪一个家族……
“只不过我没料到……”从我四年前开始涉足“那个”里世界至今,“杀之名”也好“诅咒名”也好也都见识过一点,只是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也能遇见实在是……出乎预料啊。
“算了。”
我嗒地打了个响指。
“关我屁事。赶快趁还在车上的时候多睡一会吧……”
趁着工作还没开始的时候。
我重重地向椅背倒下去。
……
……
……
……
……
……
头皮表面传来细微但尖锐的疼痛,不屈不挠地拽回我的意识。
“主人主人,起来了,起来了~~”
我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手边挎包的拉链被扯开了五厘米左右。一个身长十厘米的双马尾萝莉站在我的肩膀上,时断是续地拉扯着我的头发。
“我说了多少遍啊,不要拽我的头发。看来下次真的要把你的手换成哆啦A梦那种型号才行呐,绿。”
“可是已经快到终点站了,以主人的一贯风格是大炮都轰不醒只有拽头发最有用啊……而且我都说过你多少次了,你作息能不能规律点,昨晚又打PSP打到早上三点,今天出门连早饭都没吃。上个星期你一口气睡了五天没离开床,又接着三天不合眼。我说你……”
我伸手抓住她的头,用力塞进挎包里,拉上拉链,然后用胳膊压了上去。
“能不能别顶着你这张萝莉脸絮絮叨叨的啊……”
虽然我也不是萝莉控就是了。
“这么说起来,我好几次睡醒一睁眼就见到蓝天白云原来是你干的好事吗?”
“……”
被我压着的包一动不动毫无声响。
这家伙,应该是在我拉上拉链的时候就气鼓鼓地转到睡眠模式了吧。
一想到她气鼓鼓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了。
“那个……”
身旁传来声音。我转过头。站在走道上,面对着我说话的……
“怎么又是你。”
我尽量不动声色地咽下上述这句话。
“有什么事吗?”
“我的朋友……希望我把她介绍给你。”
她一脸在战争中被炸断一条腿的老兵被逼着上前线做自杀式袭击的悲壮表情,用极不情愿的口气对我说道。
这么一说……
我摇了摇头。
“用不着。”
准备好一套打扰了抱歉之类的道歉台词的少女听到我的回答后微微地睁大了眼睛。
“用不着。”
我重复道。
这是在我出生前就已经决定好必须在此刻说出的,
“我们会在合适的时机相遇的,小姐。”
话语。
金发少女状似不悦地挑起了眉。
然而在她双眼深处,是怎么也隐藏不了的强烈笑意。
电车缓慢地停了下来。
“真蠢。”
少女如此说完,单手轻松地将背包甩到肩上,看也不看我地走下了车。
“是啊蠢毙了谁叫这是剧情安排呢。”
随随便便地把责任推卸给作者以后,我也拿起挎包走下电车。
“列车即将开出一号站台--”
站台上空无一人。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