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2.1

第二章 无言

0
你有什么权利不屑。

1
本来那天我去保健室的目的只是借体温有点高作借口逃掉下午的历史课而已。
从小到大我的体温就有些不正常。“发烧”的次数比其他孩子多了好几倍,旷课是我的常态。而自从我十三岁时开始发现自己可以随意调控自己的体温时旷课的时间便越发可观了。——这些都是题外话。
“啧啧小子。今天又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吗?本来还想着都一个星期没来了藤井这小子有进步嘛,你就又跟新婚不和的媳妇回娘家一样屁颠地跑回来了嘛。”
刚推开门,爽朗的女声就传了出来。我松了一口气,无视了某些和往常一样相当失礼的句子。
“早上好啊,时川老师。”
“……都说了亲热地叫我‘鸣子’就好。”
与嘴上亲昵随性的口吻相反,时川老师以让人忍不住要给它配上“咻咻”的效果音的速度消除了从对面那面墙到门口的5米距离,然后“啪”地一声拍打我的额头。
“你真的不会哪天不小心把自己烧傻掉吗,小子。”
“随您怎么说去吧。”
我将自己语气中的情绪值降到最低,从时川老师身边进入室内。
“我才懒得和中二病发作的小鬼拌嘴呢……啊,时间到了。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小子你可别监守自盗啊。”
…………完全不懂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搞什么,有什么好盗的嘛……”
在门发出嘭地一声被关上的时候,我才这么小声地嘟囔了出来,然后用力倒进校医专用的柔软皮椅里。椅子发出几声仿佛抗议的吱嘎声,便顺应我的体重略微下沉。
“躺惯了硬梆梆的木床,偶尔来点这种福利也不错呢……”
正当我如此舒适地长叹一口气时——房门突然被再度打开。
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如果是时川老师或那个“另一位”过来发现我坐在这里就死定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战战兢兢地回头朝门口望去。
然而那里却俏生生地站着一名少女。
漂亮的黑色直发一直垂到与校服裙子下摆平齐,而她转过身将门关上时才发现脑后扎了一枚红色的蝴蝶结。精致的脸庞已经带上了成熟气息,如果露出温柔的微笑一定会给人以邻家大姐姐的印象吧。目测身高——比我这个目前十六岁,普通身高的男子高一生要高出一头——即使她的室内鞋式样显示她是高二生的事实也不足以安慰我因此而受的打击。
当然,最显眼的是她左手臂上一道道缠着的绷带。
少女……学姐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一言不发地走到靠墙摆放的柜子前,取出一卷绷带,驾轻就熟地拆下自己手臂上的绷带、夹板——这么说来是骨折了,但她没有像我见过其他人那样把手臂挂在脖子上——飞快地从自己的制服中摸出一瓶没有任何标签的药膏涂在左手上,然后才重新上夹板、换新绷带。把没用完的绷带放回柜子、扔掉旧绷带以后,出乎我意料的,她开了口。她刚一开口,我再次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那个躲在椅子后面的同学你看够了吗?”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叫什么?”
“藤井……”
“够了我对你的名字没兴趣。”
她打断了以上这段连换气时间都没有的对话,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幸好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姓氏”,同时坐在保健室中并排靠南摆放的两张床之一上,拿出一本书开始读。
……我这才发现刚才由于过于惊慌我甚至忘了在对话时站起来。不过既然对方也没有太在意的样子,我决定维持现状。
不过,刚才好像打过上课铃了吧?
我看了看学姐手中的漫画书,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奇妙的共犯感。
“我跟你不一样好吗。”
如同察觉我的内心想法一般,学姐抬头看着我。右手放在翻开的彩页上,从平刘海下射来的视线锐利得让人不敢对视。我默默地盯着自己裤子上的侧线。
“我们年级这节是体育课。但是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呆在这儿。”
“对不起”
我条件反射地道歉,然后又猛地抬起头。
“啊不对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啊!”
抬起头——视线对上的是学姐愉悦地眯起的双眼。
“…………”
纵然我再怎么缺乏观察力。我也能看出对方此刻相当愉快。发觉我在盯着她看之后,她甚至故意举起漫画书遮挡住下半边脸并看向窗外。
………………被,被耍了………………
我全身脱力地将自己深深埋进宽大的椅背。吱嘎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啊,对了。”
学姐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
“那个可是时川老师的爱用椅,你这么随便糟蹋它不怕被吃掉吗。”
“平时也不是没有别人坐它啊。”
“深水老师是‘宠物’。”
她做出回答的间隔没超过一秒。
然后我们同时开口:
“看来你经常来这里嘛。”
我被回荡在房间里的男女二重唱吓了一跳哑口无言的时候,学姐又紧紧追加了一句:
“不过,理由好像不太一样呢。”
被看穿了?我一边躲开学姐犹如猎犬发现猎物……不,是已经将猎物逼上绝路的猎犬的眼神,一边如此寻思着。
“饶了我吧,大姐。”
“哎呀哎呀,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学姐手上的书不知不觉已经翻到了一半的地方。她是用什么看书的?长在下巴上的眼睛吗?
“对了,你经常贫血吗?”
“没有啊。”
没料到对方会突然这样一问,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这样吗。”
她点了点头,终于认真地低下头去专心阅读漫画。
我瞟了一眼内容。
——真是奇妙的画风啊。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