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2.2

2.

“……谢”
远处似乎传来什么声音。是人的声音。声音模糊摇曳着,仿佛它通过的介质并非空气,而是不安的水波才传达到我的皮肤上。
“…………不用…………”
别吵、别吵啊,困死了,让我睡……我顽固地闭着眼睛,希望这个声音赶快结束。
“…………你不…………吗?”
啊,不对,有哪里不对……这声音,很奇怪。
在哪里听过吗?
该死的波浪发出喧哗的干扰音,连气泡也大声地嘲笑着。我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却对强大的水压无能为力。
算了,还是睡吧……
“嗯,明天再一起玩也没问题哦?”
声音却猝然变得清晰起来。我听到了自己平稳的呼吸声,同时也明了自己不可能再睡着这一事实。指尖碰触到身下比河底淤泥躺起来也舒服不了多少的粗糙布料,脑神经噼啪作响着向身体各处发送电流。
不过,好像有点暗过头了……
“那么,拜拜,奈波。”
吱嘎。
一股气流从窗户流向门口,然后是脚步声。
我抬起沉重的手臂拿下盖在我脸上的书。这是我的书吗?我瞥了一眼封面,是物理课本。
啊哦,一睁眼就看到这种东西可不是好事。
我把书塞到枕头下面,然后抬起脖子,对来人打了个招呼。
“早啊,学姐。”
“哦,是你嘛?上次的那个……嗯,是青井还是葵井什么的来着?”
“……是藤井。”
“没错,我忘了。”
对方一脸坦然,没有丝毫愧疚地接受了我的纠正。
“藤井。怎么了,脸色很差劲的样子?”
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啊。学姐这么评价着,动作自然地打开了柜子,系在头发上的红色蝴蝶结小幅度地摇摆。
“我……你才是,脸上怎么搞的?”
我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背对着我咝咝地吸着气往额角上涂起酒精了。
“撞到,呃,门角上,划破了。”
她语气生硬,而此时我就应该知趣地说一声“这样啊”就闭上嘴。
本该这样的。
我望着说是赏心悦目也不为过的带有美丽长发的背影发了一会呆,然后开口。
“伤口还不浅嘛,会留疤的吧。”
“你少说风凉话。”
与这句回应相应响起的是医用胶布被狠狠扯下的声音。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抱歉,我忘了你们女人都把外貌当命看——!”
话音未落一枚药瓶就正中我的眉心。
……真是气量小的女人。

“我说,我刚才的话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能找个更好的借口吗?”


“………………借口?”
我仰头望着天花板,把塑料瓶从左手转到右手,再从右手扔到左手,假装并没有看见她的眼神。
假装并没有发现她已经转了个身面向我。
“随口说说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骗人。”
说话声突然近得如同在耳边低语——我还没来得及诅咒这该死的不利于逃跑的姿势——脖子上突然泛开一片凉意。淡淡的酒精味钻进了我的鼻腔。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的手指不紧不慢、若有所思地一下一下戳着我的脖子,看似毫无威慑力——但前提是你不去注意她语气中的火药味的话。
“就算你看出来了,是啊,我对普通人的确有点松懈没错。那你也不用说出来吧?非要说也给我直接点,你这么吞吞吐吐一看就是外行人。”
能感到没有经过仔细护理、断面粗糙的指甲尖划过皮肤的触感带来不知下一秒会怎样的强烈恐惧感——虽然此时没人会让我注意礼节问题但我还是硬忍着没有下意识地去吞咽口水,说实话,感觉很糟——而且,就算我的大脑告诉我应该伸手挥开她的手,这一神经信号也有确实传递到了我的双手上…………我也还是连抖动一下指尖都做不到。
张开嘴,或许能看到飘出的气泡吧。
就算把整个保健室装满水,再把它们全部压到我身上……可能也不及现在我受到的压力大。
高密度的杀气。高密度的杀意。
学姐站在我面前,左手背在身后,一脸“如果割开这里的话会怎样呢”的研究表情。
或者是,玩味。
快点说点什么来应付这种状况!不说话的话搞不好真的会被杀……!
我叹了口气来让自己镇定下来,顺便组织一下语言。


“好吧,我投降了。我承认,我现在会躺在这里装尸体是因为吃过午饭以后泻肚泻到晕倒在厕所里——”


然后,学姐就突然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我得以继续一览无余地观察天花板,不过震动中的床板提醒着我消失者的方位——我动了动身体,扭头望向床边。
“………………………………………………………………………………”
学姐蹲在地上,一手扶着床腿,肩膀抖得有如秋风中的落叶……
“憋着不累吗,学姐。”
“……”
学姐听闻此言动作顿了一下,随后便缓缓深呼吸几次,止住了无声的大笑。
“痛……伤口裂开了。”
她擦了擦眼角,一只手按住额头上的纱布,低声抱怨道。
“有这么好笑吗?”
“……谁叫你转移话题啊,浑蛋!”
学姐站起来瞪了我一眼,不过想当然耳半点威慑力都没有。
“我是说,你刚才反应有点剧烈…………嘛。”
“听到笑话时笑出声来是很失态的行为……”
她望着窗外阴沉地嘀咕了一句,然后骤然提升音量:
“才怪!就是因为家里全是那种人,别说一年半载听不到一个笑话,连个笑脸都没有!”
我哑口无言地看着学姐放弃什么了一般地扑通一下坐到床上,继续滔滔不绝。
“板着脸说什么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的,什么‘对不起小姐,家里没有为伤员准备的东西’嘛,想说‘做这点小事都能受伤你是不是也太没用了’就直说嘛!全部都死气沉沉的跟坟墓一样是在搞什么啊,原来说‘死神’的意思就是‘住在死人窝里的人’的吗?!真是有够讨厌……”
为什么用那么紧张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仿佛为了掩饰不安,她加快语速地说下去。
“……开口闭口就只会提我弟弟!也不看看都把‘你弟弟比你强一万倍啊废柴’这几个字写脸上了!看我的眼神都是‘如果你弟弟在的话你早被逐出家门了,哪轮得到你坐这个位置’这样的!我弟弟是天才嘛,继承了优秀的血统嘛,有本事去把他找回来别只会嫌我没用啊!还以为我乐意呆在这个死人窝不成……”
“学,学姐。”
“嗯?”
“别踢床腿了。”
“……啊啊。”
她露出尴尬的表情,连忙收住小腿。木床因为惯性继续左右摇晃了几下,终于停止了吱呀的尖叫声。
“呼……”
惊魂未定的我总算把快跳出喉咙的心脏收回肚子里。
……这个人到底有着多深的积怨啊。
“对不起。居然一不小心跟你说了那么多……”
她背对着我小声说道。
“没关……”
“……那么多你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她噌地一下回过头来,一脸凶相。
我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控制不住自己也不要拿别人开刀喂,小姐。”
“…………你说什么?”
她用怪异的眼神刺了我一下。
然后便“你这家伙,真是奇怪啊”的,无可奈何地苦笑了。
但是,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美丽微笑。
杀气早已烟消云散连一滴都不剩了。
“拿普通人开刀可是不被允许的呐。”
午休结束的刺耳铃声响起。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了。
“因为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多情报,作为代价,你以后的每天午休都必须给我来这里报到,听见没有?”
“……啊?”
“少在那装傻。”
学姐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拨了拨长长的黑发,不怀好意地俯视着我。
“可是,我还不认识你耶。”
“闭嘴我认识你就够了。”
“……”
“就是因为随便把名字告诉别人,人们才那么容易死掉啊。”
“……哈?”
“石凪风坂。”
“……啥?”
“我的名字。”
啪!一张硬质卡片被用力甩到我脸上。就在我将注意力转转到卡片上时,木门喀嗒一声被关上了。

“什么啊,有哪个高中生会用名片这种东西啊……”
我坐在空无一人的保健室里,拿着纸片,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