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英]Long goodbye

文章扭曲有,狗血有。很小白很烂总之一定慎入……!(抱头)
[好吧我承认“被攻占=死”这种设定台扭曲了是我的错……][掩面逃]
{我不行了下次还是写我擅长的欢乐文吧……}




Long goodbye

“啧。”
亚瑟.柯克兰曾引以为傲的碧绿眼睛此刻只能映出一片昏黄。
原因静谧的卧室中只有床头柜上的汽油灯是唯一的光源。
坐在放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亚瑟咂了下嘴对有一股煤油味的劣质酒发表意见,便把酒杯放在了床头柜上,拿出怀表。
“早上四点了。平时您这时候都在干吗呢?抱着两个姑娘?对酒到天明?还是两个都干?”
他不由得微笑了一下——因为自己脑中想象出的画面。
“现在终于肯老老实实睡觉了,嗯?”
伸出手玩弄着蜿蜒在枕头上的一缕进发,亚瑟忍不住嫉妒地想——真是漂亮的头发,与自己一头杂草般的乱毛完全不同。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让你睡蒙头觉吗?我要一直跟你说话说到你爬起来赶我为止。”
叩叩,他抬起拐杖——曾经的贵族绅士标志如今沦落到只是用来支撑疲惫身体的工具而以——轻轻地敲击着床架。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真是过分,我可是帮了你大忙的人啊,这是什么态度。”
叩叩。
“你这家伙,怎么就偏偏喜欢找别人麻烦啊?”
话中的“我”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别人”,察觉了这一点的亚瑟下意识地拿起酒杯掩饰情绪地喝了一口。
“处处跟人对着干。”
又一股辛辣液体进入口腔。
“居然还帮着拐走……那家伙。”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做,这是自己在听到“那支援军”已抵达美洲的消息时的第一感想。
我知道你不会袖手旁观的……弗朗西斯。
然后,自己自宣战以来一路保持着的信心——在看到临时凑合、被自己打的节节败退的美国军队时又增强了那种信心——开始出现了裂痕。
他开始猜测着。
或许自己真的会败给这两个家伙也说不定。
叩叩。
“你这……”
大脑空白了一秒钟。
“……没品位没追求道德低下喜好下三滥脑子不转筋战斗力比那个笨蛋意呆还差劲……”
等到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滔滔不绝着这些抱怨的词语了。
一直刻意忽略的全身大小伤口、肌肉酸痛开始侵占意识。
亚瑟向实在算不上干净的酒杯投去求助性的一瞥,随后它便空了。
“酒这玩意真是没意思,喝多了还会发酒疯……下次多喝点红茶吧,你这酒鬼。”
叩……叩。
“时间不早了,明天,不对今天还有一堆事要忙呢,我这是脑子出什么毛病了居然跑来这里浪费时间……想办法对付路德维希还来不及呢。”
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生涩的声音。亚涩站了起来,动作自然地压了压翘起的被角。
然后,弯下腰,亲吻对方的额头,说出道别的话语。
“晚安,法兰西。”
——————————————————————————————————————————————
尽管他知道弗朗西斯今天不会、明天更不会醒来了。
此时离战争结束之时还有很久。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