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3
我……不存在。
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不在任何地方。
…………
…………
“欢迎回来。虽然说在这里这么说不太好的样子。”
…………
…………
“话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时值中午。午休时间。地点,某市某某公立学校教学楼第三层走廊左起第二间房间,简而言之也就是保健室内。
房间内有三个生物:一位少年,一位少女,以及窝成一团安享少女膝枕的公花猫。
坐在靠东的木床上、相貌普通、发出疑问的便是姓氏为藤井的高一年级少年。
坐在与少年相对的位置上、以悠闲的态度抚摸花猫、毫不犹豫反问回去的,便是名叫石凪风坂的高二少女。
“这样每天中午都来啊。话说真的没关系吗?最近也总看不到时川小姐和深水老师出现……”
“已经打过招呼了。昨天下午我来过这里,已经做过声明了。中午不会有人来的。”
“哦,已经吗……还真快啊。对了,你和谁说的?”
“昨天我来的时候两人都在啊,所以……你怎么那种表情?”
“………………深水…………啊,那可是‘那个’深水津啊………………………………绝对,完蛋了…………”
石凪歪着头看着已然化为扶额动作标准示范石膏像的藤井(伴随喃喃自语声),等了两秒又接着说:
“所以我就告诉他们我最近一段时间中午我要在保健室约会之类的让他们不要来打扰然后他们就同意了呢没什么大问题啦虽然为了‘到底是和谁’这种这种穷追不舍的问题就只好供出你的名字就是了……藤井?藤井君?怎么了?一副【当众跳完脱衣舞才发现惩罚项目只不过是绕操场跑两圈】的表情?”
……你那奇妙的形容词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果然,还是转学吧。不对,出国留学吧。
扶额标准像变成了捂脸标准像。
“我说你啊……”石膏像发出闷闷的声音,“这种词是这样用的吗!你是初中女生吗!”
被完全没有攻击力的吐槽攻击的对象默默低头看了一眼猫。
花猫旁若无人地舔着自己的毛——但那是在被少女注视之前。石凪的目光刚一投到它身上,猫便立刻停止动作缩成一团并尽量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肚子下面。
然后,石凪抬起头,用同样的目光对准了埋头沉默的藤井。
意志力薄弱的少年仅仅坚持了半秒。
“对不起我错了……唔,那么你约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呢?学姐。”
藤井感到很奇怪——自己收到的第一个回应竟然是摇头。学姐面无表情地将形状优美的脖子向左转了半圈,又向右转了半圈,并重复了一次。想当然不是向自己展示后脑勺上已经成为角色特征的红色蝴蝶结吧……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唉?”
“啊,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叫你来每天陪我聊天的,就是这样。”
石凪抬起右手,轻拍了两下猫咪弯成一个柔软弧度的脊背。不知为何,藤井觉得那背部在抚摸之后更加僵硬了……“就这样吗?没别的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哈?”
“我能理解你被本大人雇用却得知只需作如此简单的任务时的诚惶诚恐的心情。”
“…………………………………………………………………………………………”
“嘛本大人还是很仁慈的。如果只为本大人做这么一点事会让你内疚的话,要再加任务本大人也是允许的。”
“…………等一下,什么叫雇用啊?难道我还有工资拿吗?”
而且,突然变换的人称又是怎么回事啊?!
这是哪本蹩脚小说中描写的双重人格吗?!!
“说笑而已,别那么认真吐槽啊,少年。……虽然你看起来也没有尽力吐槽的样子。”
“我又不是小说里专职吐槽的废柴男主角。”
“嗯,除去‘男主角’就完全吻合了呢。”
“不但是废柴而且还当不了男主角吗!”
怎么听都觉得凄惨无比耶,藤井君。
“而且是少女漫画中的角色。”
“原来我是抛弃女主角的前男友那种角色啊!!”
“不不不,你应该是天天骚扰男主角、并在对方门口画爱爱伞的背心变态才对。”
“废柴和变态是一回事吗?!!”
而且少女漫画中真的能出现这种角色……吗?
“闭嘴,龟山。”
“别没说好就随便角色代入啊!话说我一开始说的好像是小说主角的说……”
(大家来数数我用了多少典故……嘛,也不多就是了。)
看着已经放弃吐槽,不满地小声嘟囔的藤井的样子,石凪捏了捏猫爪心的肉垫,然后说道:“恭喜你,及格了。”
“……吐槽能力么?”
“是反应速度。”
“啊……”
藤井叹了口气,连带肩膀都整个垂了下去。
“看来已经做好了觉悟呢,少年。……啊不对,今天中午能够守约前来,就说明你已经有了相应的觉悟啊。”
我只是担心不来的话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藤井想了想还是没说这句话。
“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重申一遍吧。做好被我玩弄、被我嘲笑、被我奴役甚至被我杀死的准备了吗,藤井君?”
“你说……什么?”
藤井抬起眼,刚好看到对方脖子上贴着的创可贴,瞬间觉得自己的相同部位掠过一阵寒意。
啊啊,就像是,那时候一样……
“虽然很想说‘是说笑而已啦’之类的结束这个话题,不过……”
“不过?”
学姐用不知为何裹了一圈纱布的左手食指点在下巴上,视线在半空中浮了几秒。
“不过,其实还是说笑的。”
“………………………………………………喂!”
“要把你杀死什么的,当成是说笑就好了。忘掉忘掉,赶快忘掉吧~我只是在逗可爱的小学弟哟~~”
石凪呵呵地笑起来。


“——因为啊,人类根本就没必要知道自己的死期嘛。”


“……我不明白。”
“不,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咦,你问什么?”
藤井“唔唔”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向后“哐”地一声倒在床上。
“我只是说,我目前还什么都不明白啊,石凪学姐。不过呢,我是无所谓的。学姐是有什么烦恼不是吗,又不好随便跟别人说不是吗。我完全无所谓。对我发牢骚也好,在精神上或者身体上折磨我也好,把我杀掉再从这窗户扔出去也好,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只要学姐能开心就好,不过如此而已。”
至少在至今的十六年人生中,我总算有一件事可以真正帮助到别人,少年自嘲地自言自语。
“……但是,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吧,学姐。”
“这样啊。”
石凪风坂来回拨弄着猫的耳朵,答非所问地说:
“没想到,藤井君事个滥好人啊。”
“怎么会呢,”猫咪此时不耐烦地扭了扭头,开始舔前腿上的毛,“说我是好人简直是大错特错,错到离谱,离谱到了银河外的判断——不过话说回来,你是在间接给我发好人卡吧!”
“是啊,因为我讨厌下克上。”
“原来这个词是用在这里的啊,受教!”
“不是,是我开玩笑的。”
“……又来了吗……”
藤井万般无奈地爬了起来。
“我的背景什么的,上次应该跟你说过了吧。”
“啊?嗯,是的。”
眼看着话题以过山车一般的速度急转弯回归正题,藤井迷迷糊糊地一张嘴差点咬到舌头。
“什么里世界啊诅咒名啊杀之名啊家族啊学姐你的死神家系啊什么的全都知道了,简直到了一转手就能以高价卖出的地步了。”
“你要这么做我马上就切了你。”
拜托,你的眼神就已经能做到这点了,学姐。
“打个比方而已嘛。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既然知道了这么多,所以,总得付出点什么代价吧。”
“搞了半天还是要杀我?!”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我明明记得有人在上一节里说了‘不能对普通人下手’这种话!”
“哎呀,那不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吗?”
“请不要把作者拖稿的时间算上!”
“所以就说了,是你幻听了。”
“所以什么是所以!”
“所以,是本大人决定放你一马。”
“(不要擅自跳过啊!)……呃,然后呢?”
“(不能坚持有气势地吐槽下去的男人,一生都不会成功哦。)所以,耗费你无谓的生命中的一些中午来听我抱怨,也不算什么吧?”
就在藤井同时感到被人说了不礼貌的话和领悟到本次对话的主旨时——

下课铃响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