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2.4

4

“喂,我问你——杀人是什么?”
“……总觉得,这种问题已经在哪里听过了。”
“嗯——对对。那么我更正一下:对你来说,被杀是什么?”
“我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不知道。”
“……你好像开始敷衍我了呐,藤井君。”
长长的黑发在脑后用蝴蝶结束起的少女用责备的眼神看过去。
“……只是睡眠不足而已,学姐。”
少年仍然以仰面朝天、双手张开这种难看的大字形姿势半躺在床上。
“真没用。”
“没用还真是对不起呢~啊哈哈,学姐好元气,真好真好。”
“…………快醒醒。”
石凪风坂看着一脸奇妙的傻笑表情出现在藤井脸上,不由得拧起了眉毛。
这小子,明明刚刚认识自己的时候都一副快吓得尿裤子的样子的说……
“那么,我就为了打起精神,来说一件我以前有趣的事吧。有一天……”
——叙述略——
“那样形容似乎不太合适……”
“咦?……可是我也找不出其他词了啊。”
少年——藤井只得如此回答道。
少女——石凪摆了摆双手。
“那就换个话题吧。”
“可是,石凪学姐……真是偏心啊。关于我的话题就总是不让我说完。”
少年啪啪地敲着床。
“废话。我叫你每天过来就是听我发牢骚的,谁叫你多嘴了。”
少女挑起一边眉毛,完全不留情面地反驳回去。
时间同上地点同上。出场人物同上。
“喵~”
“那么……”
为了寻找话题,同时也是满足自己可有可无的好奇心,藤井小心翼翼地提问。
“学姐的学习成绩怎么样呢?”
“你为什么要自取其辱呢?”
“不许得出这种结论!”
“那么更正,我还以为你有自知之明呢。”
“更失礼了啊!而且你以为自己成语用的很好吗!”
“学习成绩的话,无可奉告哦。”
“那还真是……”
“不对,这样说会被藤井君吐槽为无礼的,所以我这样说吧——成绩这种东西,没有哦。”
“……没有?”
因为无法理解句子的含义,藤井头顶上的天线弯成了问号形……没有的事啦。
“我转学到这所高中至今两周,还没有遇上任何一次名为‘测验’的学习活动。”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以前……”
“我刚转来的第一天,还把鞋柜当作个人信箱呢。”
“不,这种说法倒是没听说过……也就是说,学姐以前没有上过学?”
“正确。你一开始该不会是以为我像漫画里那样,还同时有‘白天的高中生’和‘夜晚的都市传说’两种身份吗?”
两种说法听起来都很白痴……也只有漫画里的人才能接受这种身份吧,藤井内心这样吐槽道。
“那种多余的事我们才不会做呐。顺便一说,结束这次任务以后我的预定是下个月退学。”
“……为了不参加期末考?”
“喵嗷嗷呜喵!”
“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用猫砸我我对毛皮过敏啊啊我再也不失言了!”
“哼。”
石凪轻哼一声,放下了举着张牙舞爪的猫咪的双手。
藤井同步放下举过头顶求饶的双手。
“当学生只是这一段时间的这个任务的需求啦。”
一段沉默过后(花了很长时间安抚受惊的动物),学姐才重新开口。
“我们是没必要进行‘每天和一大群同龄人待在一起做各种活动’这种事情的。”
“哦。”
“这次嘛……应该怎么说?伪造身份或者使目标放松警惕,怎么说都好。”
石凪望向窗外。就在高中教学楼边不远处,竖立着一所废弃的水泥建筑。连外墙都没有建成,只是由柱子撑起的一堆天花板和地板而已。风从空洞洞的左边吹进去,再从完全开放的左边吹出去。
“而且……”
“嗯?”
“学校有保健室真是太好了。”
她把向着窗外是脸转回来,微微笑了一下。
然后她低下头,看见公猫正在舔自己两条腿间的那个地方。

“……”
藤井的嘴角飞快地抽动了一次。
石凪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猫扑通一声掉到地上。
“在未成年女性的大腿上干这种事,哪怕是猫也不能原谅啊老师。”
公猫听着少女的责备,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床下。
藤井感到自己有继续话题的义务,于是说道:“即使不在学校了,保健室里这些东西药店里也都买得到啊,学姐。”
回答是一声苦笑。
“至少我在保健室里上绷带的时候不会有人用嘲笑的眼神看我。”
“……”
这么说来。
藤井这才注意到。
今天,虽然是在保健室——可是,石凪学姐,石凪风坂的身上,奇迹般地完全无伤。
没有伤痕。
“别在意。我叫你来听我抱怨不是让你同情我的,好好听着就行了。”
“你付我钱了吗?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学姐一言不发地踹了一脚床下。
“嗷呜~~!”
“对不起!”
藤井整个上半身伏在自己的大腿上。不行,现在不是吐槽这个人会不会被动物保护协会控告的时候。
“原谅你了。”
“不,恕我无礼……我想就这个样子坐一会儿,可以吗?”
“看起来很像便秘,不可以。”
“是……”
再一次支起身的时候看见了学姐若有所思是脸,藤井突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不过,被嘲笑也是应该的。”
“……唉?”刚才话题的继续……吗?
“因为,我没有天赋。”
石凪风坂毫不犹豫、以堂堂正正的态度说出了这句话。
“天赋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过的吧,这家伙。我们家族——拥有这个姓氏的人都被外人冠以【死神】称号的,这样的家族。家族成员,总会有一些继承下来的天赋——比如能察觉某个人近期内即将死亡。感知到死亡是发生,能够感觉到隐藏的陷阱以及埋伏,最高阶的是能够知道他人的死期之类的——这种天赋,在这个家族中出生、拥有纯正血统、获得石凪这个姓氏的我身上,没有一点影子。我顶多对人的气息感知比较敏锐而已。”
这种技能,随便在我家抓个人来都比我做的好,她这样说。
“别那么……”
“别用你的眼光看我。”
尽管就在刚才还说了那么丧气的话,石凪风坂,仍然不改态度,严厉地呵斥道。
那份堂堂的态度,就好像在宣告着两人之间身份的巨大鸿沟。
我和你是不同的——这样表明。
世界不同,身份不同,语言不同。
世界不通,身份不通,语言不通。
“别用你们那一套评价标准看我。作为‘石凪风坂’出生的我,注定是个废物。”
藤井呆张着嘴,无话可说。
安慰的话也好,反驳的话也好,全部被杀死了。
无话可说。
可是……
废物。
残次品。
不合格。
这样的词——明明和眼前这个人的模样,笑话般地不相配。
“然后就是俗套的故事了。这样的我,从出生到刚开始接受训练的那一刻就被判断为残次品的我身边,出现了一个天才。是同父异母的弟弟。和我截然相反的,拥有过人的天赋的孩子。甚至已经被一些人认为是未来振兴家族的希望了。对我来说也比较轻松,因为只要躲在他的光环下,就不会被人注意到。”
骗人。
藤井不禁这样想。
怎么可能一点压力都没有啊!
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可以确定的是,学姐绝对不是一个没有好强心的人。
“本可以就这样混下去的——可是,然后,弟弟离家出走了。全家上下一团糟,完全手忙脚乱了。当然,日本这么小,也不是找不到人。但是,竟没有一个人可以把他带回来。那都是一年前的事了。结果就是我最终还是被发现了。家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存在,为什么走的不是这家伙——这样,大家的怨气和压力全都发泄到了我身上。”
冷静地抱怨着的学姐。
受到的压力,绝对比她一语带过的要严重的多吧。
“嘛,没用虽然没用,不过因为出了一些事,家里有点缺人手,所以我也经常有任务……就算最后总能完成任务,但作为后果就是我总要到这里来。”
“……”
“啊,对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了,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说起来,以后我也不会来了。你们马上要期末测验了是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下学期还会来看你哦。”
“不会来是指……任务结束了吗?”
“才不是。明天才……唔,不能透露太多。反正马上会做个了结,然后离开这里。不要太想我哦。”
“……等等!谁允许你擅自进行到这里了!”
不由分说地把人扯进来、不容商量地灌输一堆认知、最后毫不留恋地走人。
这到底算什么啊!
“你总结得很好。”
石凪风坂点着头,说道,
“不过,承认吧。和本大人认识的这一周,有没有觉得高兴啊?”
藤井慎重地考虑了一会儿以后,才缓慢地开口。
“的确有,有时会觉得蛮开心的……不过……”

“闭嘴。”


“——————!”
藤井的眼中映出了石凪站立的身姿——
她对着藤井举起了双手——
而她的手上拿着的,是仿佛会刺痛眼球的、耀眼的——
“哇啊啊!”
藤井一瞬间闭上双眼抱着头从床上掉了下去。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这样的巨大战栗感。
压倒性是恐怖力量——果然,之前根本只是百分之一的力都没有出到吧。
尽管不情愿,但终于还是深刻理解到了这一点——
——两个世界,是不同的。
可是,攻击却迟迟没有到达。
藤井鼓足勇气睁开眼查看情况。

“……………………”
白色的墙壁和单薄的床。
与学校格格不入的豪华办公桌与皮椅。
从墙上的窗户中透进的阳光昭示着这是个和平的中午,并也将是个和平的下午。

石凪风坂,早已不在这里。
(第二章 无言 完)
还真是恶劣的玩笑呢,学姐。连我都吓了一跳。
不过,也太温柔了吧?居然只跟那小子告别,却都不告诉我一声。
总之——
我决定追出去。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