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3.2

2.
——我不是在发呆,就是在发呆的时候被打扰——
虽然被一位大姐这样夸张地批评过,不过现在谁也不能阻止我在下午第一节课开始之前趴在最后一排桌子上发呆……这样说起来,似乎那位大姐还说过我“不知悔改”呢,是谁呢……
说起来,为什么我会待在鹿鸣馆呢。还老老实实地准备听课着。
完全只是因为“什么,咱的奴……不,助手居然连最基本的大学学历都没有,被人查出来也太丢脸了,快给咱上一个去”这样的原因吧。
真是奇怪,那么超脱的大小姐竟然会在意这种细节,完全让人无法摸透呢……
ER3只念到高中真是对不起啦。
“哟,终于找到你了。”
突然地,这样的话语目的明确地在我耳边响起。
刚回过神来,整个视野就被一张脸占据了。
传说中的满屏大脸攻击……
我镇定地看着对方,这样想着。

“你怎么还能保持意识啊?—般人早就死了。”
眨了眨眼,我发现自己呈大字状躺在路面上,准确说是泡在自己的血液里。
而造成这个状況的罪魁祸首却一脸惊讶地自上方俯视着我。
“其实我是新本格派魔法少女,放血的话会变身的。”
“好厉害!”
我略带一点兴趣地看着她的眼睛又瞪大了一些……然后检查自己的伤势。


“喂,你冷静—点,哥哥!”
肩膀被剧烈地摇晃着。
“没事的、没事的啊!看清楚了,好好看看。是我啊,以人间无害著称的……”
“是人畜无害吧。”
冷不冷静不清楚,总之先吐槽。
“啊,也对呢,我怎么会不伤害人类呢?更正、是生畜无害。”
对方说完,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啊哈哈”地捂着肚子笑了。
“……”
我默默地辨认着对方的相貌。
不是男性、不是小孩、不是奇怪颜色的头发……
那么,暂且没有逃跑的必要了。
“冷静下来了?那,好久不见了,哥哥。我是未织啊,零崎未织。”
“……”
正在考虑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铃声响彻了整个建筑物。
“哎,哥哥不是要听课的吗?”
“……是啊。”
“那么,是什么课呢?”
闻言我开始转动不太灵活的脑筋。嗯,第一节课,记得好像是……
“……高数来着”
“………………”
对方的脸“啪”地一声僵掉了。
“…哥哥。”
“嗯?”
“听我这个过来人的意见,那种课没有听的必要哦”
“喂,放手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就在教室的外部,一场互相拉扯的滑稽攻防战开始了。

说话的时候感觉很奇怪,再仔细—看发现左肺叶被刺破了,胸口发出了小小的嘶嘶声。唔哇,这好像不是人类应该发出的音效吧……
“我说,你的目的不是杀掉我吗?不补上几刀吗。”
“不,不用了。”
她干脆地摇了摇头。
“我不会再杀你了。”
真可惜。
“比起这个,”早见泽挽起袖子向我靠近,“我有些话要问你。”
就算是这样,等—下,你要对我的脚做什么?
“……找个不那么开放的空间说话。”


“真是的,”重新回到座位上以后,未织向我抱怨道,“—开始只是想吓吓哥哥的,结果哥居然—溜烟跑出去了。怎么了,在被人追杀吗?”
似乎是微妙地说中了一部分。
“这个嘛,嗯,总之是因为要躲的人很多的原因吧。”
于是我也只好暧昧地应付过去。未织虽然眯了—下眼,却一句吐槽都沒有说。
“因为哥哥的过去很多彩嘛。过去那种麻烦的事还是早点解决比较好。话说回来,我也是要躲的对象吗?我应该没那么大分量吧。”
我除了点头找不到别的回答。
“呼~那就好。”
她微笑着。
“要是哥哥误以为我是代表零崎一贼来追杀你的就困扰了啊~虽然我没那个兴趣可是太容易误会了不是吗。”
我叹了口气趴到桌子上。
“那有何贵干?甚至不惜找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
“哥哥你还是误会了啊!”她瞪大了眼向后仰去,“我只是照常在这里读大学而已啊?”

所谓的人间惨剧,搞不好就是少女在杀人灭口之后,将尸体活生生拖离案发现场的一幕吧。
啊,不过如果是尸体的话,就不能用活生生这个词了吧?
人间餐具。
被嘎吱嘎吱地在地上拖行了不知道多久以后(又是一个非人类音效),我的后背撞上了坚固的阻挡物,然后停了下来。
早见泽松开我的衣领(这一路拖行中没少让我换姿势),让我的头轻轻靠在玻璃墙上。
……玻璃?
我抬起头。
“……电话亭……?”
因为无力所以只说了半句。全句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电话亭啊?
“你还活着啊,害我担心了一路。”
原来刚才被人当作尸体拖来拖去了吗。下手这么粗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担心两个字怎么写呢。
“接下来是问答时间。”
她瞪着我,不过看起来有点紧张。


哥哥才大一啊~这么说哥哥还是比我小啰?不过,对了,对哥哥来说不能用一般年龄标准衡量吧?”
未织很高兴地这么说着。
看来已经做过调查了吗……那么些陈年旧事,有这个必要吗。
“刚好读同—所大学……是不是太偶然了啊,未织?”
“哎呀哎呀话里带刺了呢哥哥。”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过去—年里我都在找哥哥哦。”
都没找到有什么可挺胸的啊,喂。这么说起来你身上也有生长速度完全跟不上身高的部位啊……
“因为我控贫乳不过先不说这个。所以就说,我要是能知道你读哪个大学我早就能找到你家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嘛……却得到这种结果,唉,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说。”
“结果还不是没放弃吗……真是戏言。”
这么说来,关于就读场所的选择完全是大小姐—手包办的呢。

早见泽先咳了—声,然后发问。
“你是谁?”
“…………………”
“修正。你是什么人?”
不回答问题好像过不了关,姑且,好好地回答一下吧。
“一上来就挑最难回答的啊。第一个问题虽然很标准,可惜戳中了我的死穴因此难以回答呢。第二个问题则是极大特大超级大的败笔啊,就好像一旦说出口导演一定会打断重来一样呢,因为回答范围太大了啊,随便答答‘我是老妈的儿子’、‘是上司的跟班’、‘是拙荆的基友’之类的就蒙混过关了嘛。”
我歇了口气,继续说。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的答案是‘不是’哦。不对,应该说成我什么都不是。我什么人都不是、谁都不是。虽然和不存在的状态不一样,换成我的话大概是没有存在的意义才对。还是换个更有效率的问题吧。”
“你快点闭嘴吧!”
我甚至准备听到这样的怒吼了,可是,对方连个槽都没有吐。
不仅如此,她还一边听一边赞同般地不时点头,附和着“嗯……”“咦?”之类的字眼,一点异议都没提出。
“嗯,这样啊,我知道了。那么,”
早见泽用一只手指顶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要知道找哥哥这种人可麻烦了。怎么说都很奇妙吧,叫别人帮忙找一个姓名经常改、外貌几普通、行踪莫测年龄不明的小个子,这么一说简直像在开玩笑。”
且不论完全无视教授将教室当做聊天场所的某人,我好像又被拐着弯贬低了。
“为了找哥哥你我还向现在的那个‘零崎’团伙打听过一点,因为那里有我的朋友在来着。一开始还满客气的家伙,一听到你还活着的消息脸马上就沉下来了,吓得我在没跟他们联系过……喂?哥哥?你的脸色不对嘛?我找错人了吗?”
“用你的身高想都应该知道吧,错得离谱过头了。”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是我出现幻觉了吗?哥哥、居然、生气了耶——”
一想到被揍得半死的那次和其他林林总总的被追杀事件搞不好都是眼前的这位寻人心切的故人引起的,简直想不生气都难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如果在生气的话为什么面部肌肉松弛呢~~”
旁白被打断了。
一时兴起的模仿正常人式思维,失败。
想假装生气结果却被识破了,简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
“人家就知道哥哥不会生气的,哥哥最好了~”
跟你现在的样子比,你两年前第一次杀完人以后的状态都可以称为冷静知性了。
姑且先这么吐槽。
开始自称“人家”的前杀人鬼,在我面前嘻嘻哈哈地笑着。

“我……”
“呃……”
正当我打算举手投降时,对方也同时发出声音。于是声音碰撞产生了抵消的效果,作为催化剂使交谈双方之间的空气膨胀起来。
“你先说吧。”
女士优先。
“呃……抱歉,如果你实在不想回答的话,就算了……”
小妹妹,你好像就差那么一秒钟的耐心……
世上绅士成千上万,恐怕没有一个能像我这样直接受益的吧。
“真的很抱歉。那么下一个问题。”
“尽管问吧,知无不言哦。”
“你刚才晕倒之前好像说了一句话。什么来着的……哎,等一下,我好像想不起来了耶”
“…………”
“大哥哥,能告诉我你说了什么吗?”
“就算你问我……我也记不得了啊。”
“不不不,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会忘才对啊。毕竟是连止血措施都顾不上做,在倒地前拼尽全力对着我说的、说完就满足地晕过去了的这样一句话。肯定是很重要的事啊。”
早见泽非常认真地说道。
“不,就算你问我……”
我什么时候做出这种毫无必要的耍帅行为了?
稍微受到了一点冲击。


“话说回来,人家啊……”
她后面说了什么我完全没听见,而且估计她自己也没听见。
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听见的,在那种背景音下。
毫无前兆的,学校中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而且还不止一声,而是连续的十声爆炸。
噪声简直能将千年怨鬼从古墓中唤醒。和这一事实相比,教学楼只是震了几下却没有塌就让人忍不住大加赞赏了。
爆炸声刚停,教室里的人就跑出去大半。教授看了看空下来的教室叹了口气摇头,真不愧是教高数的。
“什么啊,我才不认识会用这么华丽的大招的家伙。”
我对面的人嘟囔了一声。我猜她大约知道我在想什么了,于是将看着被浓烟笼罩的窗外的视线拉回来,看向未织。
看到她一脸郁闷的表情时,我才发现我完全猜错了。她想的根本和我是一回事。

“可是,我的确给忘了。虽然很难说明,不过如果你要求的话,我会让你具体了解我的记忆力到底有多么差的。”
“请说吧。”
她回答之快几乎连换行都来不及。
好像被期待了,貌似。
哎呀呀,被人期待可是最痛苦的事之一耶。超沉重,超沉重,超~沉重的。这种大包袱可不是我这种身高能承受的啊,一定会被又压缩个几厘米的。尽管我对现在的身高没有意见,可是也不能再矮了啊。话说现在怎么还存在对人抱有期待的纯真品种呢,连我这种家伙都会被期待,所以这世界上果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呢。我还是哪天趁早死死掉,不要污染这么美好的世界比较好……
啊,对了,早见泽小妹还在等着我的回答呢,好像是这样来着。
嗯,那么来稍微尽尽对后辈的责任吧。
“那个……你要我说什么来着?”
【要跳过这一幕吗?】
【yes】 【no】
你选择了yes。


“抱歉,哥哥。我刚才有所隐瞒。”
未织对我低下头,认真地说。
“最近刚发现的,又有人对我的命有所企图了说,还没调查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这么委婉,其实就是你也被人追杀了吧……
“不过话说如此壮观的状况还是拜状况制造机的哥哥所赐吧。”
被瞪了。
以前明明那么乖的说……
“罪恶感消失了,小妹。”
“你一开始就没有吧。”她吐吐舌头,“对方似乎快找过来了,那么,开战。”
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早拿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来的刀具。木柄,无护手。令人怀念的造型。

“抱歉,大哥哥。刚才我骗了你。那句话我记得的。”
规规矩矩地,早见泽对我低下了头。
不早说嘛。
“因为没听清,所以我本来想让你自己说出来,抱歉。”
“不,不用再道歉没关系……”
“那么我重说一遍,不要笑话我。”
眼睛向天花板望了一会,慎重地回忆着。
“好像是……‘家入领妻吧’?”
“………………………………………………………………………………………………………………………………………………………………是叫‘加入零崎吧’。”
我最后还是出声纠正。
不过,看着对方的脸一点点变红也很有趣就是了。


“喂,未织。”
“什么事?”
她不耐烦地回头看我。
的确,在握住门把的一瞬间被人叫住,不像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那个,也有可能是追杀我的人……”
“那又怎样?”
“比如说,可能是零崎一贼。”
“…………什么嘛。”
她整个人转向我,双手叉腰。
“听好了,哥哥。人家——我,是家族观念非常重的人。”
“嗯。”
“所以,我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哥哥和自己,别的都是废话。”
“…………………………这样啊。”
“什么嘛。”她又抱怨了一句,转回身拉开教室门。

“——零崎什么的,我才不想开始呢。”

前杀人鬼,零崎未织。
至于现在是不是,待考。
快两个月前写的东西却拖到现在,该死的考试。
现在看看觉得写得很烂好想改啊……
可是懒得。

一个小小的验证。

orihara izaya

是这样拼的吗?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哦哦 绝壮悲剧啊 少女 我我我 果然是没有存在感的无啊OTL
继续加油吧 错别字什么的我就无视好了
不过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啊 我的身份一直在变OTL
所以废柴兔你是不是应该也能找到我呢=D

re:old brother

……你知道我昨晚那状态有错别字很正常……
(扶额

果然太久沒看會忘光光...我決定回去重看囧
話說互動還真有趣啊XDDD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