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之一

看了那种生拉硬扯大师自圆其说到就算只有一线联系也算能圆上的西尾大师写的小说到这么大我对自己居然能长成一个有正常逻辑观的三观正常的普通人类感到惊奇……
是是是我早就是西尾大大的黑粉了不用你说。

凭借所谓的主角……不对,零崎光环?真是有够可笑、有够无稽,就连连载中的JUMP周刊少年漫也不会搬出这种说辞——
嘛,不过看得很爽倒是真的(。

绪酱的文就是有办法看得人热血沸腾啊,所谓写文的乐趣、做人设的乐趣、研究世界观的乐趣、设计故事的乐趣……不,只有这个实在是毫无乐趣可言。

互相争斗的故事。
尽管互相厮杀却从来没人死去,让人回想起来不禁感到郁结……也就是指,当时看来并无异常。
所以言切每次打完都会就地或者就近来一发至少在我看来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肾上腺素什么的最棒了(咦

话说肾上腺素成瘾症这种说法我还是在sherlock的同人里面看见的,嘛,尽管我什么相关的正经同人都没写过,但是不得不说那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不对,总之是对我而言意义重大的作品。


所以就说为什么还会变成像现在这样的私小说writer啦!

话说回打架的事情。
关于为什么黑切嗣一定想要杀了言峰的原因。(逻辑呢)
按照他……按照我(以及西尾)的恶役的经典逻辑,做出什么事,不管做出什么事的最主要的原因一定都是一时兴起,毫无疑问。
一时兴起占了百分之五十的狩猎……吗。
大圣杯比预料的要早被消灭的确是一个重要原因。相当于放假放到一半突然被通知要补课……(这都什么烂栗子),虽然本人也抱怨过自由就是个无用的奢侈品,但是失去假期什么的终归是让人不爽的事情——于是就还不如干一大票,这样的感觉吗,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多余能量利用起来集中地放手一搏——
不过写到这里我发现一个问题。
重点并不是黑切嗣动手的理由——就算那家伙的确对绮礼有很……的感情,但是说白了那种占有欲一样的感情并不构成他不能下杀手的理由。
重点在于黑切嗣他到底对切嗣说了什么。

大圣杯不在的现在,你究竟是因为什么理由留在言峰绮礼身边的?
少了这样一个玩具,即使是那个神父,对世界——世界且不谈,就说冬木市——的威胁也是少了不是一点半点吧?
没有继续牺牲自己的必要。
没有刻意去讨那家伙欢心的必要。
就算承认那家伙的身体很令人满意好了,但是没必要为了区区性需求留在那里吧?还是说果然单身生活之后你就饥渴成这样吗?
——当然,不用我说。

——你当然也不会对那家伙产生什么无谓的感情,对吧?


以这样的言辞……或者说是感觉吗。
黑切嗣你这家伙哟(笑

当然其实这种强来的逻辑,以及没有切实证据和立足点的说辞很快就会被切嗣无视吧……不对,与其说是无视不如说是强制遗忘。
但是对于傲娇来说(嗯我没写错),对于切嗣这样死心眼的家伙来说,果然真正起作用的根本就是最后那几句……
没有在当时就制止黑切嗣的行动果然是在为那几句话赌气吧喂。
关于行动……对,既然说到行动的话干脆就提一下,关于前期黑切嗣拿枪出来的那个举动。
黑切嗣和切嗣在设定上完全是镜面的关系,对,我最爱……该说是最原初的镜面设定,完全相反又极其相似的存在的概念,当然最基本的概念依然是黑羽川,但是并不是说就靠区区一两个概念支撑起来的。说到完全相反的话,性格上且不谈,至少生活习惯之类的细枝末节上做到完全相反不是不可能……该说是相当轻松的事。比如饮食习惯那一点(笑),那么我说到这里能明白我想说什么了吗?
没错,黑切嗣他居然拿了枪。
再怎么说,尽管没有详谈过,不过黑切嗣的基本设定之一……基本概念之一,是所谓自视甚高的吸血种一名。用枪什么的……会用枪什么的,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该说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是不会用而是不屑用,这样的吧。
所以他会拿枪出来,是毫无疑问的确实的切嗣在协助他的明证。

当然切嗣很快就不再协助而是转为反抗……这样说吧,如果切嗣继续协助黑切嗣下去,后期会出现的就不只是枪而还会有抹了毒的匕首、早就在教会附近树林里装好的陷阱、等等等等更加具有个人风味的道具出现……当然,如果这些和黑切嗣的非人的体力值和敏捷度结合的话,就连我也要给言峰神父捏一把汗啊……不过话又说回来,黑切嗣的确是有时间限制的,倒不是说一到白天吸血鬼就会消失的这种白烂设定,而是电量能够支持的时间限制的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大圣杯已经不在了,储存的能量是有限的这一件事。

…………呜哩
尽管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拿来写文的梗啊?
难道说还真要把很久以前的监禁梗捡回来写?
饶了我吧那可真是……


对对对,“这就是零崎”,就是这种犯规感和这种不讲理的气势啊啊啊绪酱不枉我追你文追这么久(咦)话说古董公寓的日常什么的的确也是很值得写的好料,还有未织酱的夜间狩猎,重点是这种感觉有很多料可以挖的里世界设定啊……在西尾放出了……透出了其他几家的一点概念上的设定的同时这个就更加有趣了,拭森动物园的感觉我就非常中意啊……话说回来,既然说到里世界的问题。
关于阿伊,戏言玩家阿伊曾经和“时宫”正面对决并且大获全胜的事情。
首先关于对手的问题,不但是时宫,而且是那个解放了……成功地解放了想影真心……解放了人类最终的时宫时计。
问题就在于两人的起始条件是不同的。
也就是问题在于、被拷打以及刑求过的时宫,究竟是否影响他们的战斗力的这种问题。
作为和毫无疑问的暴力的代表的杀之名七名相对的诅咒名之首的时宫,使用的是现在看来……不对,是不管什么时候看来都一样恶俗的操想术……说白了也就是西尾不想直截了当地说那个是催眠术这样的感觉。
……和薄野相对的奇野的事情就稍后再说。
也就是,用不恰当的比喻的话,时宫那边是妥妥的精神攻击系……该说是毫无物理攻击力也没有必要有的典型……噗这样一说就会没法不想到绪酱的文里那两个会打架的时宫耶=u=,怎么说呢,绪酱究竟是喜欢写可以耍帅的打戏呢还是不太擅长那种比较悬……比较虚无的东西呢……w,这个且不谈,回归原题。
也就是精神攻击系……所谓的“恐惧的主人”的时宫,身体上的弱势究竟构不构成影响的问题。
乍一看,按我刚才的说法的话,时宫那帮家伙似乎只要留一个头……极端点说的话只要留一个能做出表情的脸和能说话的声带似乎就够了的时宫,这种区区被钉在地上的弱势应该构不成什么——
但是戏言玩家才是对的。
说到底精神威胁并不仅仅是精神威胁。若要让人恐惧的最直接的方法大概就是走过去揍他……这样的感觉,也就是实际上——就算实际上并不具备——的身体上的威胁是非常有效的……该说是恐吓的一部分?

坐在前面的那家伙一直在抖椅子耶……好吧这个不是理由。

虽然极度令人不快,不过没法好好地构成语句的我的确不能找这种借口。(扶额

那还是换个话题吧,反正本来从一开始就是杂谈。
稍微插个话,事实上这篇日志里汇集了大部分我平时写文的常用词,大概扫一眼的话就会发现很多吧?
一言以蔽之依然是西尾综合征的一部分(笑)

……我还是不明白到底抖腿有什么好的/w\

那么话题说到奇野……
目前官方有出场的奇野我记得有两只,一只是被西尾爱称为“荔枝酱”(并没有)的在戏言正篇里面出现的奇野……名字记不得了酱(喂喂)一个是在人间关系……和变态大哥的关系(喂喂喂)里面出场的奇野既知酱。嗯奇野真是个萌家族啊。(够)也就是官方的设定就是如同字面所示的那样,“病毒使”,己身即是病毒载体无需凭借其他工具的用毒者……这样说起来的话绪酱文里面的那只奇野孤良酱的身世就略有问题了……身体改造?该说改造成那种不是人体的构造也已经……怎么说呢,感觉上已经不像是奇野的本家而是随便从外面捡来做人体试验的小孩了,基本上。要怎么说才好呢……西尾的反派并不是那么刻板的反派啊。该说是并不只有反派这个职业,平时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候也能像普通人一样聊天打屁开玩笑的富有普通人的温情的人类,这才是西尾的反派吧……嘛,不过毕竟是同人也不能如此挑剔啦,不过若要我简单地说的话,就是——

西尾的小说里并不存在所谓的反派,只有理念不同的人而已。

不但身体改造,还跟恶质的玩笑一样就那么直接地使用瓶装的毒药……总有种“嘛,拐了几个弯绕回去结果还是符合了风格”的感觉呐……/w\

既然说到反派……
毫无疑问的就会关联到球磨川。
……不过算了我今天不想聊他……暂时想不到什么话题的话就和刚才一样先歇一会再说吧。

说起来、关于一旦有杀气产生的话固有技(。)就会失效的未织酱的事情……
如果攻击人类必然会产生杀气的话,在奇野孤良的案例里或许可以考虑攻击对方的武器……比如说铃铛之类的?
说起来所谓零崎也并非杀气的集合体这样的东西……
官方的最标准的定义是“犹如呼吸般杀人”,这样才对……虽然当时人识说了什么不让他杀人还不如不让他呼吸这种大话,不过从三巨头里一个素食者(…)和一个和平主义者(咦)的这种比例可以看出,说不定零崎人识这个个体本人才是个例的这种可能性会很大……
所以,我想未织当时第一次获得的存在感……或许另有来源。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