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终末

——开始零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困难之处在于它无法结束。

——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醒来。
几乎没有犹豫地立刻站了起来,换上和服,两秒的思考后拿起了名为螳螂的长刀。
离开了沉睡中的公寓,走进夜色之中。
在夺人体温的寒风中站了一会。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地,仅仅是站在那里。
存在于此处。
这似乎很接近自己曾经的状态——
存在,却不被人所观测。
……这样发了五分钟的呆之后。
“拿着长刀站着睁眼睡着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啊。”
破风声。
巨大的鸟形傀儡无视重力一般地轻盈地在我身边落地。
红发的娇小少女笑着从鸟背上跳了下来。

“……和绪姐。”
“晚上好哟,未织。”

名为和绪的少女——虽然这么说,她确实是自己的前辈没错,各种意义上的——依然心情很好似地笑着。
“——任务结束了?”
“嗯,结束了。”
和绪姐轻快地颔首。
猜想着这大概就是对话的结束,我移回视线。
然而她并未就此道声晚安然后转身进入公寓。

“那么,未织是在……狩猎吗?”
“也许是吧。我不知道。”
这样回答着,我重新转过头去看着对方。
——少女仰面迎着月光,悠闲地眯起了眼。
“不知道——吗?真不愧是‘零崎’嗯。”
和绪再一次轻笑起来。
刚完成任务所以兴致高昂的关系吧。
我看着前辈那似乎几年来都不曾改变过的笑脸,心中涌上一股异样的感觉。

——几年……已经过去了四年吗?

——自从进入这所公寓以来——

转过身,我抬起头仰视着这所仅有两层的破旧木造公寓。
凝视着月光下的【破败庄】——

“大家都还在睡吧。”
和绪姐也转过来,像是模仿我的动作异样地抬起头说着。
“……是吧。”
我毫无意义地回应了一声。
看着黑暗中的窗户。
狐狸——青井——卯月——
我默念着对应住户的名字。
——肆尸——七夜月——
“……大家都,去了哪里呢。”
“什么?”
她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向我,问道。
“——不,我什么都没说。”
我回答道。

公寓——破败庄中的大家,全都没有变过。
还有住在附近的枫和【】。
现在也时常打电话联系的哥哥大人。
大家,谁都没有变过。
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之前的生活——

戏言而已。

我向旁边迈了一步,接着转身面对着和绪前辈。
拔出长刀。
“御火澄——前辈。”
我出声呼唤。
“啊啊——想要战斗吗?”
她微笑着。
我没有笑。

战斗。
厮杀。
狩猎。
相食。
怎样都好。
身在此处的我,只不过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罢了。
为了零崎之名……
为了我渺小的世界终末。
“为了今晚的月色——也不错。”
和绪姐——御火澄笑着说。
昆虫型傀儡从公寓中冲出,守护在她身前。
……不对,与其说是守护,不如说是等待着战斗的命令。
“就这样——

——就这样,
再一次,
和曾经的无数次一样——

——开始零崎吧。”
我架起了刀。

Fin
本来似乎要写完以后写点最近的日记的,但是写完想不起来要写什么了。(笑

总之教授是个可萌的温柔的好人耶——

……就这样吧(。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zazola

Author:zazola
小花某。(懒)
中二与过期少女心的十九岁。
闷骚人来疯怕寂寞属性,特长是卖萌(大概。)
轻小说、推理小说控。
西尾维新死党,丢啦啦啦毕业,现言切党。
猎命师大爱!九把刀补完中
更新极缓慢。大概还是会用来堆文……
真心求写长篇诀窍。
现阶段的私小说writ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恩哼=w=
类别
啊啦~~
月份存档
搜寻栏
友情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